来自 伤感的儿童故事 2020-02-27 15:51 的文章

求伤感的爱情故事我要写小说的

  

  我也在写小说,我所写的素材是我身边的真人真事,虽然还没完成,文笔也不太娴熟,但真实可切的故事却让自己的笔下的角色有血有肉,写文章的,绝对不能放弃身边的每一个小细节,而这种素材,只要你有心你就能寻到.不仅真实动人,而且随手可得.现在电视剧的趋势都逆转现了真实的现实生活中了.比如爆红电视剧《奋斗》《裸婚时代》《幸福来敲门》《家有儿女》…这些都充分体现了真实对现代人的吸引々毕竟,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犹如拢上了浓雾,什么都是虚伪的甚至是虚拟的.祝你写作成功,最重要的是不要半途而废本回答由网友推荐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萤火之森》 作者:林睿 #1 “初遇”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我六岁的那时候。 炎热的夏天,在据说有妖怪们居住的山神森林里,我迷路了。我四处奔跑寻找出口,累得动弹不得。在因为寂寞和恐惧,而终于哭出来的我面前,他现身了。 “喂,小鬼。”浓密的栎树的阴影里,一个戴着猫假面的男子的声音,“你在哭什么?” 我止住眼泪,向他怀里扑去,“有人!我得救了~~” “哇。”他显然被吓了一跳,轻巧避开,任由我跌倒在松软的草地上。 我忿忿注视着他,他连忙道歉,“对不起,你是人类的小孩吧?” 我才认真地打量他。洗到略微褪色的白色敞领T恤,下摆宽松地扎进黑色便裤。脚蹬木屐,左手从背后搭在右手肘部,仿佛什么也无所谓的样子。 “我被人类碰到的话就会消失。”他解释道。 “…你说‘人类’…哥哥不是人类吗?” “我是住在这座森林里的人。” “咦?那么…”我期待地仰起头,“你是妖怪咯?” “…” “可是‘消失’是什么意思啊?” 他沉默着,我也沉默着。时间仿佛停滞。我沉默而顽皮地向他伸出手,他沉默而轻巧地避开。仿佛一个又趣的游戏。直到他受不了了,拿出个树枝敲在我头上。 “看…看来你真的不是人…” “好可怕的小鬼,所谓的‘消失’啊…”我含泪抬起头,看到他黯然的样子,“就是‘消灭’的意思,山神大人对我施了这种法术…我被人类碰到的话就毁了,这样就完蛋了。” “对…对不起。”“来吧,小鬼。”他伸出树枝,“因为我不能牵扯你的手,所以你就捉拿便好了。你迷路了吧,我带你到森林外头去。” “谢谢你~”我再次向他扑去,再次被击倒。 “不要这样。” “不由自主地。” #2 “名字” 山门层层叠叠,灰色的石阶仿佛没有尽头。 我牵着树枝的一头,他牵着另一头。我们悠然漫步。 “呵呵,好像约会一样喔!” 很乏味的约会吧!”他略微沉吟,“你不害怕吗?” 我不解地仰起头,“什么事?” 到了山脚,站在石阶上,他假面后的眼睛阳光般和煦温暖,“从这里直直往前走就会找到山路了。再见了。” “大哥哥一直都在这里吗?我再来的话可以见到你吗?” “这里是山神大人和妖怪们居住的森林。‘一旦进入心神将受到迷惑,再也无法回家。’‘不能去那里。’村里的人是这么说的吧!” 我凝视着他,“我是竹川萤…你呢?” 他沉默。阳光下身影逐渐模糊。假面后什么也无法读出的沉默。 “…总…总之,我明天会再拿谢礼过来这里的!”我头也不回地奔跑,“再见。” “我叫‘阿金’。”他回答。我听到他的回答。蓦然回首,却再找不见他的身影。 只留下我一个人。 #3 “森林” “萤。” “啊,爷爷。” “萤,你这个…”爷爷好像很生气,拳头却轻轻落在我的头上,“笨蛋!一个人跑到山里去的话,万一迷路怎么办!” “爷爷,那座森林里住着妖怪的事是真的吗?” 爷爷牵着我的手,眯起眼睛,“山神的森林吗?这个嘛,是这么传说的。” “小时候我想要遇见妖怪,所以常和朋友到森林里去,结果虽然没有见到,不过我却觉得从眼角的余光里瞄到了些什么。” “每到夏天,晚上的森林立就会传出乐曲声…这么说来,小岩他们,还曾经混进森林里得夏季祭典里去玩过呢…不过…村子里的人不可能会在那座森林里举行祭典,所以,那个祭典是什么呢?大家都猜他们是不是闯进了妖怪们的祭典当中,造成了大骚动…” “哈哈~好怀念啊~小时候好笨喔!”爷爷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翌日。 山脚下,他坐石柱边的台阶上。贴满符咒的石柱,他的红色方格短袖衬衫。 “你来啦!”假面后的他似乎微笑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再来。” “你…你在等我啊~~”我兴奋地胀红脸向他扑去。再次倒地。 “你真是学不会啊!” 因为我太高兴了,所以…” “这里好热…我们到凉快的地方去吧!” “咦?” 他站起身,“放心,我会再好好送你回去的。” “恩!”我幸福地狠狠点头。 跨过桥,跟在他身后,我们向森林深处走去。 #4 “妖怪” 穿梭林间,繁茂的枝丫照不进阳光,有些诡异阴森。 我眼角的余光无意瞥见黑色的树丛后,闪现一个模糊矮小的身影,眼神呆滞,嘴角挂着莫名的微笑。 “阿金,那是人类的小孩吗?” “我可以吃吗?”它说,声音干涩难听。 “不行…她是我的朋友。”我害怕地躲到他身后。 “是吗…人类的小孩,你可别碰阿金的身体。”它盯着我,我不由脊背发凉,“如果…碰到的话我就吃了你哦…” “哈…哈秋。”阿金突然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涕。 “咿!”黑影一惊,化成一团烟雾。 “哇,狐狸?” “那也是妖怪,”阿金擤着鼻子,“它会变身躯吓唬人类,不过骨子里却是胆小的好人。” 说话间,这只瘦瘦的狐狸已经跳着逃走。 “好棒喔!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妖怪了~~”我欢呼雀跃,“万岁~” 他无奈地看着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呀。” “阿金是无脸妖怪之类的吗?为什么要戴着面具”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他转过头不看我,“别管我了,告诉我萤的事吧!” “你有兴趣?”我的脸微微泛红。 “就是有我才来的。” #5 “面具” 隔天…再隔天我都到那个森林里去。在山中奔跑游玩的夏日,就连无聊的事,也都觉得快乐地不得了。 蔚蓝的天空,流云般悠悠然的温馨。阿金躺在草地上,我跪坐在他的头侧。 “阿金,你在睡觉吗?” 没有得到回答,我大着胆子靠近。“碰到面具没有关系吧…” 双手小心翼翼揭开面具。是一张清秀俊美的脸。阿金随即睁开眼,就像在等待这一刻,似笑非笑地凝视着我。 “对不起。”我胀红了脸,慌乱之下用力把面具重新重重盖下。 “啊,好痛。”他坐起身,“居然趁我睡觉的时候偷袭,小孩子真可怕啊!好痛!” “对不起。”我在阿金的美貌前有些局促不安,“可是,你是故意装睡的吧!” “普通都会这样吧!”他淡淡道。 “…你为什么要戴面具呢?” “不戴这种面具的话…”阿金严肃起来,“我看起来就不像妖怪了吧?” 我一愣,“好奇怪喔。” “哈哈。” 漫步林间的石阶上。一如往常。 “跟你说喔,阿金,从明天开始我暂时不能到这里来了。之前我跟你说过吧?”我说,“我只有夏天的假期才能到爷爷家这边来玩…所以明天非回去不可了。” “恩-恩。”他头也不回。 “就这样?”我停下脚步,埋低头,眼眶里泪水在打转。“明年…也能来吗?” “恩!” 就这样,我…期盼着夏天的来临。 约定义的夏天,阿金在等着我。 #6 “夏天” 夏天。我们坐在简陋的木桥边观赏绽放的荷花。一只树枝般的巨手从旁边的树上伸出,轻轻搭上阿金的肩。 “阿金,危险。”苍老的声音,“那是人类的小孩,被碰到的话你会消失的。” “谢谢,不要紧的。” “人类的小孩,你可别碰他喔。”那只巨手对我说。 “是。” 这样的夏天,经过了一次,三次之后,我发现,阿金他似乎也受到其妖怪的喜爱。 妖怪他们,可以碰阿金。 “萤…”他有些焦急地在树下打转,“萤,你在哪里…萤…” “啪啊!”我突然双腿勾着树枝探出身来,阿金身体一震,显然吓了一跳。 “呀!”裙子垂下盖住我的脸。 “你在做什么呀!” 我坐起身,“我想要看看你惊讶的表情,至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暂时把面具摘下来吧?” 阿金听话手伸向面具,“…可以是可以,不过有什么意义吗?” “是没有特别的意义…”我的脸不由一红。树枝却在这时断裂! “哇!”他急忙伸手,“危险,萤…” 空中,我睁大眼睛。我能感受到面具后的阿金的担心。他在为我担心。 阿金突然缩手,“呜喔!”我落在树干边松软的草丛上。 “真危险…” “是啊!” “对不起,萤,你没事吧!”看着我伤痕累累,他在愧疚。 “呵呵,不过太好了。”我微笑,“阿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绝对…不要碰我喔!” 他沉默着,我依旧读不出面具后的他的所想。 “好不好?”流下泪,我捧着脸莫名地哭泣。 他看着我,沉默地。 时间仿佛定格。夏天的我们,就这样,静静在一起。 “一定喔!” #7 “碰触” 接下来的夏天,还是下下一次夏天,每当夏天来临时,我就到森林里去。 “阿金,今年我也来了哟!”我展示着水手服,“你看,我升上国中了~” 阿金沉默着,凝视着我。半晌才说,“真惊人。总觉得看起来像女孩子了。” “我本来就是女生!”我有点不爽,却发现他的眼神不对,“咦…总觉得…视线…” “我们走吧。”阿金还是以前的样子。 “恩。”我微笑着答应。 越来越接近了。看来似乎比人类长得要慢的样子。在我随着年龄改变模样之际,阿金却几乎跟我们见面时一模一样。 我们像以往的夏天一样,漫步在树林里。 一只蝴蝶停在阿金的面具上,他轻轻摘下面具。三四只蝴蝶围绕着飞舞。他闭上眼睛,平静恬淡。 我看呆了,不止因为这时间无法侵蚀的美貌。 我躺在家中的榻榻米上,“再过不久,我一定就会超越阿金的岁数了吧…”虽然我在内心深处,暗自希望或许是…真正的人类也说不定,不过… 我抬起团扇,挡住门外倾泻进卧室的阳光。 冬天,上学路上。 “竹川,”一个男生叫住我,“你的脚边那里结冻了哟。” “危险,会滑倒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到这边来。” “谢谢。”我一愣,还是碰触了他。我和他牵着手向学校走去。 我很难过,我几乎要哭了出来。 “我想…我想见到阿金…我想…我想触碰阿金。” 冬天,山脚下。 他坐在石阶上。雪花点点飘落,四周白茫茫一片。 他摘下面具,仰起头。雾气朦胧。 #8 “忘记” 转眼又是夏天。 同样的森林里。同样的蓝天下。 “那是新制服?时间过得好快啊!” “是啊!”穿着高中制服的我落落大方。 “萤最近不会再扑过来了呢。” “当然咯,都被你敲过那么多次。” “我好期待喔,等再过三年毕业之后,”我看着天空,“我打算要到这里来找工作,这么一来我们就能更常在一起了,不管是秋天,春天,永远。” “对吧?”我看着他。 “萤…”我仍无法读出阿金面具后的东西,“我来告诉你我的事吧!” “我不是‘妖怪’,不过,也已经不是人了。” “我似乎曾经是人类的小孩,在小时候被丢弃在这座森林里…” “本来在那个时候,我的性命就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对,不过山神大人可怜我,所以用妖术让我继续活下去。” “因为这样…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升天,是类似幽灵的存在。” 他突然看着我,“萤,你可以忘掉没关系。” “靠妖术维持的身体非常脆弱。只要碰到真人皮肤,法术就会解开,我就会消失。”他伸出自己近乎透明的手,“我就是这种不确定的存在。你永远都…” 我打断他的话,“摸到就会消失,简直就像是雪一样嘛!” “阿金,我啊,”我垂下头,“冬天地时候也在想阿金的事。秋天也是。春天也是。” “阿金…不要…忘了我哟…”我微笑看着他,“不要忘记。” 阿金身边的我渐渐长大,夏日的天空依旧蔚蓝。 “时间总有一天,会将我们分开吧!但是,即使如此,直到那个时候为止,我们都要在一起喔!” #9 “祭典” 夏日午后,我们坐在一块石头上垂钓。 “妖怪祭典?” “不对,是‘妖怪们的夏季祭典’。” “没什么差别嘛!” “语调完全不同吧。” “语调?” “因为萤还小,我怕你会害怕,所以不敢邀你,不过…”他突然想到般随口问道,淡淡地,“今晚你可以溜出来吗?我一直很想跟你一起去。” 我兴奋地胀红了脸,“我,我想去!” “那么,八点在老地方见。” “可是,全都是妖怪的祭典有点可怕吧!” “…放心,外观和人类的祭典差不了多少,是模仿人类祭典的游玩祭典,”阿金抬起面具,“我会保护萤的。” “听到你这么说,我会想要扑过去喔!” “你扑过来没关系,”他不再看我,我睁大眼睛,阿金是认真的,“我是说真的。” 无星之夜,森林里灯火通明。从山门到小桥再到空地上,妖怪们身着传统的浴衣,有的头戴和阿金一样的面具,三三两两地谈笑游玩。 “真的耶,几乎一样…是妖怪化装成人吗?”站在在捞金鱼的摊位,我兴奋地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妖怪们。 “没错,很了不起吧!听说有时候人类也会分辩不出而混进来呢。” “你是指小岩他们吧!” “谁啊?”他拿出一条布带,“萤,在那边手腕绑上这个,不然你会迷路。” “呵呵,好像约会一样喔-”我的脸红了,“这是约会啊-” “恩。”阿金牵起布带,牵起我,向前走去。 #10 “最后” 烟火绽放,璀璨的光华稍纵即逝。金鱼在波光粼粼下。 妖怪们抬起头,短暂的美丽让所有人沉醉。祭典达到高潮。 “萤…我啊…已经等不到夏天了。”漫步在荷塘边的树影下,我们牵着布带,系在两个人手腕间的布带,“只要分开…就算要穿越人群,我也会想要去见萤。” 阿金缓缓摘下面具,为我戴上。 仿佛明白了什么,我紧张地缩紧肩膀。 他吻在我的面具上。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几秒钟。隔着漾着阿金气味的面具,温柔的感触却很鲜明。 时间定格在这一瞬。 “那个面具送给你。” 不知过了多久,阿金淡淡地微笑着说。 “明年夏天,他…一定…不会到那个地方来了吧!”我想,想起山脚下我们的老地方。戴着面具,牵起布带,我们继续向前走。“这一定就是…最后的…” 一个小男孩笑着飞速跑过。突然,在我们身边一个趔趄。 阿金及时伸手扶住他的手臂,才没有摔倒。 “谢谢你!”孩子感激地笑着跑远。 “要小心喔!”阿金突然一愣,还是向他挥挥手。 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他伸出手,看着点点羽毛般的光芒从自己的指尖脱离,向天空飞去,消逝在空气中。像烟花一样。 “…阿金?”我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有时候,‘就连任也会分辨不出而混进来’,刚刚那孩子是人类…” 阿金看着即将消失的自己,表情诧异而平静。 “阿金…”面具滑落,我哭着扑进他的怀里。 我们拥抱着,我们触碰了彼此,在这最后的时刻。 最终话 “消失” 羽毛般的光点消失在我的指尖。努力抱住的竟只是他空空荡荡的白色的浴衣。 阿金,不存在了。甚至没来得及说什么。残余的只是那个拥抱短暂的温暖。 我伏在地上,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流下眼泪。 我想起六岁初遇他时,牵着树枝漫步的我们的背影。 “我喜欢你。” “恩恩,”他回答,“我也是。” 天空中没有了烟火。它也在灿烂后归于虚无。我的周遭恢复了黑暗和静谧。 端详手里的面具,我微笑着,把额头贴在上面。久久的。那里有他的吻。 回去的路上,那只胆小的狐狸躲在树丛后,叫住了我。 “萤…谢谢你。虽然我们想永远和阿金在一起,”它向我挥手告别,“不过阿金终于…想要去碰触人类了…终于可以…被人所拥抱了。” 我微笑向它道别,“暂时,我一定无法期盼夏天来临吧!胸口好痛,泪眼盈眶。可是,残留在手上的余温,和夏天的回忆,会陪我一起走下去。” “好了,走吧…”抬起头,一只蝴蝶绕着我不肯离去,“我们走吧!” -The End-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ertonggushi/1136.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