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儿童故事 2020-03-05 21:49 的文章

求感人(伤感)的小说(故事)

  

  十年生死两茫茫。慰别爱妻,生死相隔,两处茫茫皆不见。一声慨叹,一阵思量,一段阴阳,天上人间自难忘。何许深情楚楚,何许凄凄离伤?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谁又能懂我的心呢?失去你,或许并不意味着失去红颜知己,而是从此失去了一种意义,一种精力,失去生命的一部分,抑或者是失去自己。那是彼此融入生命的情感,没了你,独我空活,岂不凄凉?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还是你的影像,那样清晰的呈现眼前,倩影依存,笑靥依存,你依旧是你。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别后心意与谁知?那份空虚,那份孤寂,那份凄楚,那份独怆。时刻的相思,此刻竟无语凝噎,只剩泪千行。似乎每滴眼泪中都记载着一份别离后的故事,似乎每滴眼泪都是一份浓浓的苦思情,就让眼泪成为浓情的点缀吧。这一刻,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足够了;这一刻,只要眼泪写下伤情就足够了;这一刻,只要有相顾就足够了,无言又何妨?明月夜,短松岗。我知道,我们的相见只有短短几许时刻,松间明月与我话凄凉,别意谁短长?是梦吗?多希望不醒,沉沦吗?多希望就此深陷!只可惜,笑渐不闻声渐悄,淡去,退隐......

  告慰,告慰,告慰,岂是凄凉?深思欲寄何处寄?梦里寻妻幻影里。试问当今,又有几人可做到东坡的深情?试问天下,又有谁懂深思的情绪?感悟,良久,伫立......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她是邻居的女孩。继母对她不好。他第一次见到她。她穿着一条脏脏的白色棉布裙子,脸上有红肿的

  手指印,满脸泪水却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他说,你喜欢小狗吗。他把自己捡来的一条白色小狗放

  她生日的那天,他带她去逛夜市,送给她一枚红色的蝴蝶发夹。他说,你要相信自己,有一天,你会

  一个月后,他动身去北方。在火车站里,她抱着小狗不肯离开。喧嚣的站台上,他把头探到车窗外向

  她挥手。她踮着脚,认真地问他,如果我长大以后,我可不可以嫁你。火车已经开动。他微笑着哄她高兴

  ,他说,可以。然后火车驶出了南方的小站,她孤单地跟着火车奔跑,终于追不上。那一年,她是8岁。

  一直到他大学毕业,开始上班,他没有再回到过南方。她始终写信给他。从小学生的稚嫩字体开始。

  一笔一划地告诉他,她和小狗的生活。他从来不回信,只在她生日和新年的时候,寄给她漂亮的卡片。上

  3年以后,小乖生病死去。她在信里对他说,小乖已经离开我,但我心里的希望还在。虽然我知道我

  他在火车站里等她。从拥挤人群里出现的15岁女孩,穿着白色的棉布裙子,黑色的眼睛灼然明亮。

  他陪她去故宫,在幽暗的城墙角落里,他问她,你喜不喜欢祺。她说,祺美丽优雅,是个好女孩。然

  她平静地在北京过了一个星期。准备回南方继续高中学业。临行的前夜,她执意要把自己给他。她取

  下头上的蝴蝶发夹,浓密漆黑的长发如水倾泻。他说,我3个月以后就要和祺举行婚礼。我不能这样做。

  她的眼泪温暖地掉落在他的手心上。黑暗中,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他只听见她轻声的询问他,如果

  你以后离婚,我可不可以嫁你。他在恍惚的激情中,迷糊地说,可以。清晨,她不告而别,独自南下。

  婚后的日子平淡如水。祺两年后去美国读书。准备不久把他也接出去。他辞退了公职,开了一家小小

  的酒吧,准备打发掉在国内的最后日子。他把自己的酒吧叫做BLUE。他还是不断地收到她的信。她说她很

  快要毕业了,如果考不上北京的大学,就准备放弃学业,来北京工作。他说,我过一两年就要走的。她说

  他们同居了一年。直到他的签证下来,准备出国和祺相聚。他把BLUE留给了她。他说,你可以在北京

  她依然写信给他,一封又一封。而他,也依然只在她生日和新年的时候,寄美丽的卡片给她。他一去

  在BULE门口,看到吧台后的女孩,依然穿一袭简朴的白裙。她看过去苍白而清瘦。她说,你回来了。

  她的病已经不可治。他陪着她,每日每夜。他读圣经给她听。在她睡觉的时候,让她轻轻地握着他的

  手指。有阳光的日子,他把她抱到病房的阳台上去晒太阳。她说,如果我病好了,我可不可以嫁你。她的

  拖了半年左右,她的生命力耗到了尽头。那一天早上,她突然显得似乎好转。她一定要他去买假发。

  因为化疗,她所有的头发都掉光了。她给自己扎了麻花辫子。那是她童年时的样子。然后她要他把家里的

  一个丝缎盒子搬到病房。里面有他从她8岁开始寄给她的卡片。每年两张,已经16年。她一张张地抚摸着

  已经发黄的卡片,和上面模糊不清的字迹。这是他离开她的漫长日子里,她所有的财富。

  终于她累了。她躺下来的时候,叫他把红色的蝴蝶发夹别到她的头发上。她问他,如果还有来生,我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ertonggushi/1179.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