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儿童故事 2020-04-07 18:14 的文章

最催泪的伤感情深爱情小故事(转载)

  也许面对面,执手相看泪眼,说再见时,你会将我拥得更紧,道珍重时,你会让转身变得更艰难。但我宁愿让也许变成也许,任它晾成一支思念的利箭,在我的身体里来回地窜,串起一堆赤裸裸的贪念,在黑夜里孤独地狂欢。

  我情愿将自己锁在梦幻的樊篱里,哪怕梦幻与现实仅隔一道坎,我也不想一脚踏穿,让自己的感伤在熙攘中纠缠。

  之后几天,我也走了,如你一样,默默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你已将我回头的岸一下子斩断,我在这儿,还有何颜,还有何念。我表面平静得很,平静得很,淌过水,爬上山,才恍然惊觉,脊背处早聚起一堆冰冷的汗,迎着风,嗖嗖地,感受着余生彻骨的寒。

  别人能看到我的风霜却无法揣测我的内心,你听不见我的呻吟却可以触摸我的灵魂。我在一千零一次的梦里,与你进行着两千零二次的相聚。晨也有你,昏也有你,空气中的每一次振动,皆因你而起。

  岂料,你从我的现在和未来中斫肉碎骨,抽身而去,它们已经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弱弱地问一句,它们何时能获得你的灵丹妙药,彻底痊愈,你何时将毁掉的岸修复,渡我过去?

  你不言语,即使在梦里,你也吝啬得大气都不肯出。你将自己风干成一个薄薄的影子,在我的记忆里,拖起一地尘烟,旁若无人地进进出出。任我花言巧语,屈膝躬身,将黑黑的夜绞得阳光遍地,你也从不肯丰盈,鲜活,明艳艳地与我对视,再轻巧地过去,盈盈笑着,洒下一串让我酣然的甜蜜。

  爱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如果我们人为地再垒一座山,将爱分两边,喊不应,凿不穿,那又何苦让彼此为难。既然是心里真的喜欢,怎又偏偏遮遮掩掩,一天一天疏远。最终,乱成一团线,缠荆绊棘,懒得理,一剪两断。

  情字太难。在一起,不知深浅,得陇望川,你将前程拢得很近,又推得太远。你用理智将我逐到感情的边缘,用感情将我悬吊进万丈深渊。

  我即使命悬一线,依旧要呐喊,即使身处黑暗,依旧仰起脸,企图捕捉头顶那一抹绚烂,尽管你已别后经年,尽管我将骨朽身烂。

  17楼你说跳就跳,东三环车流如海你说撞就撞,玻璃杯你动不动就砸碎了割手腕这些事情你都做过,你每一次自杀事件都让我们所有的朋友崩溃。

  后来我们再没见过,我搬走的那天,你坐在卫生间里哭着给我发短信,你说洗衣机是我们一起买的,你每次看到它眼泪止不住的流你说你每天都带着我送你的金色小海豚,觉得北京很安全,我没回头,你也再没找过我,北京那么大,那么明亮,我们再没遇到过。我从设计公司辞职,我跑回青岛,再也没给人提过设计方案。

  我并没有当场打开那盒卡带,而是带回家后才看的,当我看到那句“被喜欢的人不必道歉,即使我们拥有不同的人生”时,心里却是深深一怔。

  事实也确实如此,我依旧按照我的人生轨迹在努力向前,而她则选择了自我任性的方式继续留在少女时期。后来她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中,我也从她的视野里离开。我依旧很难定义我们的关系,似乎因为那盒已经快要消磁的卡带,而更难以说明白。

  “噢,这个理由我倒是很满意,不过,我想说你看上的那个谁其实真的不行!但是,无所谓了。”她说着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那个……你等等。”她从我手里又夺过那盒卡带,用圆珠笔在里面的内封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合好盖子递给我。

  有人常常说,当你离开一个,视你如珍如宝的人之后,在未来的某一日,就算他还爱着你,你回到他身边之后,他也不会如同从前那般珍惜。这是常态,也是注定。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ertonggushi/1442.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