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名人故事 2020-02-25 12:34 的文章

秦淮河畔有哪些名人哪些故事?

  

  1、顾横波即顾媚,个性豪爽不羁,有男儿风,在秦淮八艳中与柳如是较像,时人尝以曰“眉兄”呼之,颇似柳如是之自称为“弟”。著名文人余怀与顾眉情谊甚笃;后顾与刘芳约为夫妇,不久她背约嫁给了早已降清的“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定山作妾,刘因此而以身殉情。

  龚得顾媚甚宠爱,受为一品封典。龚时为清廷礼部尚书,在京师四方名士尊如泰斗,凡有客求龚诗书画时,皆由顾媚代笔,顾声名才气愈盛。顾氏曾多镒利用龚的政治地位,对抗清志士慷慨解囊。所以大才子袁枚赞之曰:“礼贤爱士,侠内峻嶒”。

  2、寇白门又名寇湄,金陵人。崇祯十五年秋夜,17岁的寇白门嫁给了声名显赫的大明勋臣保国公朱国弼。寇白门进朱家后一直忍垢含屈,走的时候却极有尊严。这尊严不仅仅是用二万两银子换来的,更是凭她重义守信,一诺胜万金的高洁品行博得的。

  寇氏归金陵后,人称之女侠,她“筑园亭,结宾客,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幕,嗟红豆之飘零”。后又从扬州某孝廉,不得意复还金陵,最后流落乐籍病死。

  3、卞玉京名赛,后来自号“玉京道人”。崇祯十四年春,吴梅村在南京水西门外的胜楚楼遇见了前来为吴志衍送行的卞赛姐妹,看到卞赛忧郁的气质令吴不由倾倒。天有不测风云,田国舅下江南选妃,圈定了卞玉京、陈圆圆。

  卞玉京知后托人告知吴,表达自己愿托付终身。吴在权势赫赫的国舅前胆怯了,只在卞玉京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有负卞玉京一片衷情。后来,卞玉京在苏州出家当了女道士。

  4、李香君,又名李香,南京人,为秣陵教坊名妓。李香君爱慕侯方域的一表人才,更欣赏他的气节道义。为了抗拒高官田仰的逼娶,她不惜跳楼以死明志,血溅桃花扇,成了一段美谈。

  后来,李香君为逃避清军,一路颠沛,辛苦不胜,终于病倒,弥留之际,她挣扎着让好友卞玉京为自己剪下一绺青丝,小心翼翼地用红绫包好,再把它绑在比生命还珍贵的桃花扇上,然后交给卞玉京,请她转交给侯方域,并留下遗言说:“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

  5、马湘兰明代女诗人、女画家。她二十四岁那年,认识了一位落魄才子—长洲秀才王稚登。马湘兰痴心恋系王稚登,希望能成同林鸟,以脱离青楼生活;而王氏因怀才不遇未能高就,不愿伤害这位红颜知已,始终不提迎娶之事。

  就这样,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却象一朵幽兰,暗自饮泣,暗自吐芳。王稚登七十寿诞时,马湘兰抱病赶到姑苏,为他举办了隆重的祝寿宴会,宴会上,她重亮歌喉,为相恋三十余年的王郎高歌一曲,王稚登听得老泪纵横。在姑苏盘桓了两个月后,马湘兰返回金陵,已是心力交瘁,油残灯将熄。

  董小宛是金陵人氏,才色为秦淮歌妓之冠。天姿巧彗,容貌娟妍。她尤其爱李白,并自比李白。她所作诗画甚多,无锡市博物馆里至今还藏有她十五岁时作的一幅《彩蝶图》。她与冒辟疆的爱情,因冒辟疆的一篇长达万言缅怀她的文章《影梅庵忆语》,而使他们成为秦淮青楼里最让人称道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艳情故事。董小宛与冒辟疆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故事,与蒲松龄的《聊斋》中的一些故事,有些大同小异。冒辟疆是个出类拔萃的风流才子,但他却很贫困。他爱上董小宛后,还是由钱谦益为董小宛出了三千金的赎身费,才得以让他们成了百年之好。

  南明朝覆亡后,冒辟疆没有象钱谦益、吴梅村、龚定山等人投降清朝,而是离开南京,向外出逃。冒、董二人逃到盐城后,冒辟疆不幸得了重病。董小宛伺候左右,精心照顾,才使得冒辟疆大难不死。但董小宛却由于积劳过度,染上了重病。在逃到江苏如皋后,不多日,一代名妓,就这样断送于乱世之中, 时年仅27岁。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是吴梅村为吴三桂写下的诗句。吴梅村是明清两代大诗人,与当时的钱谦益齐名。南京有个著名的风景点——鸡鸣寺,吴梅村曾住在那里。吴梅村与秦淮名妓卞玉京的爱情,是一个委婉伤感的故事,它几乎影响了吴梅村后来的整个生活。尤其在吴梅村的晚年,吴梅村写了许多诗,来对这段爱情追悔。

  水是眼波横,自称横波夫人的顾媚,生前享尽了荣华富贵,死后又受到隆重礼葬。她作为尚书夫人曾得到大清帝国的一品封典。死后,京城王公贵族文人学士无不前去凭吊。许多地方尤其江南一带的文人学士,都设堂吊祭。但在她身上最富于浪漫传奇的一段经历,还是与《板桥杂记》的作者余怀结下的一段爱情故事。

  明清交替时期,是秦淮歌妓名声最盛的时期。秦淮歌妓与其它地方的歌妓有些不同。秦淮歌妓才色俱佳,是江南士大夫文化的产物。顾眉在死后多年,清朝大学士大诗人袁枚仍然对她称赞不已。而袁枚所住的南京随园,据考证,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就是依照随园而写的。无奈,它被太平天国连同袁枚的三十多万藏书一把火烧掉了。

  记得野史中记如是最早出身于盛泽的归家院,她本姓杨,名爱,柳则是“寓姓”。最早见于记载和她关系亲密的腻客是复社的张西铭(傅)。这是很重要的线索,说明在她开始进入社会之际就和晚明的政治圈子发生了关系。接下去又一个著名的故事是,如是儒生打扮,到松江去拜访陈卧子,递上名片自称“女弟”,她是想下嫁给陈子龙的。这一段因缘又没有成就。“野史”说什么陈子龙“性严峻不易近”,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李香君是明末秦淮大名妓,她在南明覆灭中是最具浪漫主义色彩的一个悲剧人物。从李香君身上,可以看到南明悲剧的一个缩影。李香君自幼跟人习得艺家诸艺,音律诗词、丝竹琵琶无一不精通,她尤擅南曲,歌声甜润,深得四方游士追慕。侯方域本是河南人,因慕名江南的文化,便来到金陵求职。侯方域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是复社名流。他在秦淮河畔结识了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人称四公子。他们整日聚在秦淮楼馆,说诗论词,狎妓玩乐。吴敬梓曾经记述自己在秦淮歌楼里放荡的生活情形,迩来愤激恣豪侈,千金一掷买醉回。老伶小蛮共卧起,放达不羁如痴憨。从中也可以想象,四公子当时在秦淮歌楼里颠痴狂笑之姿了。

  这首诗是当时一陆姓的诗人讥笑马湘兰新做了一件裙子,把两只脚遮住不让人看见。马湘兰在秦淮八艳中,不仅以她的诗文戏曲绘画见长而为人称赞,她还以一双大脚在秦淮歌妓中闻名四方。

  马湘兰虽身为歌女,却从不接待俗人粗客。她本人在书画和戏剧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在现代《辞海》里,收录有马湘兰条目。她曾和江南才子王登雅有过一段恋情,并且一直爱着他。在王登雅七十大寿时,她特地集资买了一条大船,率领秦淮百妓乘船去苏州王府为王登雅贺寿。船行所到之处,一时成为壮观,沿岸人争看秦淮歌妓的美貌。在她五十岁时,姿色仍然不褪,还曾受到一少年人的追求,并且要求娶她为妻,马湘兰却回答说:那有年过半百的青楼女子,还拿起畚箕扫帚做人家新媳妇的。马湘兰的这句话,一时成为美谈。

  马湘兰死后葬在秦淮河畔白鹭洲公园里碧峰寺下,她虽是一个歌妓,但在秦淮文化里仍至中国文化里,都占有一席地位。

  寇白门十八岁时,从青楼里走出来,嫁给了南明小朝廷显赫功臣朱国弼,当时的迎亲场面,是明代以来南京最大的一次隆重婚礼。按当时规矩,妓女从良婚嫁,都必须在夜间悄悄举行,朱国弼却不顾礼规,用重彩八抬大轿将寇白门浓妆重彩抬上大轿,五千名手执双喜灯笼的士兵,从南京武定桥一直肃立至内桥朱府家门前。一路吹吹打打,唢呐震天,礼炮惊空。一个青楼歌女的婚礼竟超过了豪门女子。这让寇白门感动了一生。所以后来,当南明小朝廷失败后,朱国弼被囚到北京,朱国弼为了活命,打算把家里所有的歌姬婢女全卖掉来赎他的性命时,寇白门尽管痛心朱国弼的薄情寡义,在和朱国弼决断后,仍然为朱国弼筹措了两万两黄金,为朱国弼赎了身。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直有着动人的传说,其中以秦淮八艳最为流传,一代佳人,或悲或痴,才女烈女,历史悠悠,留待后人评说。

  董小宛是金陵人氏,才色为秦淮歌妓之冠。天姿巧彗,容貌娟妍。她尤其爱李白,并自比李白。她所作诗画甚多,无锡市博物馆里至今还藏有她十五岁时作的一幅《彩蝶图》。她与冒辟疆的爱情,因冒辟疆的一篇长达万言缅怀她的文章《影梅庵忆语》,而使他们成为秦淮青楼里最让人称道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艳情故事。董小宛与冒辟疆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故事,与蒲松龄的《聊斋》中的一些故事,有些大同小异。冒辟疆是个出类拔萃的风流才子,但他却很贫困。他爱上董小宛后,还是由钱谦益为董小宛出了三千金的赎身费,才得以让他们成了百年之好。

  南明朝覆亡后,冒辟疆没有象钱谦益、吴梅村、龚定山等人投降清朝,而是离开南京,向外出逃。冒、董二人逃到盐城后,冒辟疆不幸得了重病。董小宛伺候左右,精心照顾,才使得冒辟疆大难不死。但董小宛却由于积劳过度,染上了重病。在逃到江苏如皋后,不多日,一代名妓,就这样断送于乱世之中, 时年仅27岁。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是吴梅村为吴三桂写下的诗句。吴梅村是明清两代大诗人,与当时的钱谦益齐名。南京有个著名的风景点——鸡鸣寺,吴梅村曾住在那里。吴梅村与秦淮名妓卞玉京的爱情,是一个委婉伤感的故事,它几乎影响了吴梅村后来的整个生活。尤其在吴梅村的晚年,吴梅村写了许多诗,来对这段爱情追悔。

  水是眼波横,自称横波夫人的顾媚,生前享尽了荣华富贵,死后又受到隆重礼葬。她作为尚书夫人曾得到大清帝国的一品封典。死后,京城王公贵族文人学士无不前去凭吊。许多地方尤其江南一带的文人学士,都设堂吊祭。但在她身上最富于浪漫传奇的一段经历,还是与《板桥杂记》的作者余怀结下的一段爱情故事。

  明清交替时期,是秦淮歌妓名声最盛的时期。秦淮歌妓与其它地方的歌妓有些不同。秦淮歌妓才色俱佳,是江南士大夫文化的产物。顾眉在死后多年,清朝大学士大诗人袁枚仍然对她称赞不已。而袁枚所住的南京随园,据考证,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就是依照随园而写的。无奈,它被太平天国连同袁枚的三十多万藏书一把火烧掉了。

  记得野史中记如是最早出身于盛泽的归家院,她本姓杨,名爱,柳则是“寓姓”。最早见于记载和她关系亲密的腻客是复社的张西铭(傅)。这是很重要的线索,说明在她开始进入社会之际就和晚明的政治圈子发生了关系。接下去又一个著名的故事是,如是儒生打扮,到松江去拜访陈卧子,递上名片自称“女弟”,她是想下嫁给陈子龙的。这一段因缘又没有成就。“野史”说什么陈子龙“性严峻不易近”,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李香君是明末秦淮大名妓,她在南明覆灭中是最具浪漫主义色彩的一个悲剧人物。从李香君身上,可以看到南明悲剧的一个缩影。李香君自幼跟人习得艺家诸艺,音律诗词、丝竹琵琶无一不精通,她尤擅南曲,歌声甜润,深得四方游士追慕。侯方域本是河南人,因慕名江南的文化,便来到金陵求职。侯方域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是复社名流。他在秦淮河畔结识了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人称四公子。他们整日聚在秦淮楼馆,说诗论词,狎妓玩乐。吴敬梓曾经记述自己在秦淮歌楼里放荡的生活情形,迩来愤激恣豪侈,千金一掷买醉回。老伶小蛮共卧起,放达不羁如痴憨。从中也可以想象,四公子当时在秦淮歌楼里颠痴狂笑之姿了。

  这首诗是当时一陆姓的诗人讥笑马湘兰新做了一件裙子,把两只脚遮住不让人看见。马湘兰在秦淮八艳中,不仅以她的诗文戏曲绘画见长而为人称赞,她还以一双大脚在秦淮歌妓中闻名四方。

  马湘兰虽身为歌女,却从不接待俗人粗客。她本人在书画和戏剧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在现代《辞海》里,收录有马湘兰条目。她曾和江南才子王登雅有过一段恋情,并且一直爱着他。在王登雅七十大寿时,她特地集资买了一条大船,率领秦淮百妓乘船去苏州王府为王登雅贺寿。船行所到之处,一时成为壮观,沿岸人争看秦淮歌妓的美貌。在她五十岁时,姿色仍然不褪,还曾受到一少年人的追求,并且要求娶她为妻,马湘兰却回答说:那有年过半百的青楼女子,还拿起畚箕扫帚做人家新媳妇的。马湘兰的这句话,一时成为美谈。

  马湘兰死后葬在秦淮河畔白鹭洲公园里碧峰寺下,她虽是一个歌妓,但在秦淮文化里仍至中国文化里,都占有一席地位。

  寇白门十八岁时,从青楼里走出来,嫁给了南明小朝廷显赫功臣朱国弼,当时的迎亲场面,是明代以来南京最大的一次隆重婚礼。按当时规矩,妓女从良婚嫁,都必须在夜间悄悄举行,朱国弼却不顾礼规,用重彩八抬大轿将寇白门浓妆重彩抬上大轿,五千名手执双喜灯笼的士兵,从南京武定桥一直肃立至内桥朱府家门前。一路吹吹打打,唢呐震天,礼炮惊空。一个青楼歌女的婚礼竟超过了豪门女子。这让寇白门感动了一生。所以后来,当南明小朝廷失败后,朱国弼被囚到北京,朱国弼为了活命,打算把家里所有的歌姬婢女全卖掉来赎他的性命时,寇白门尽管痛心朱国弼的薄情寡义,在和朱国弼决断后,仍然为朱国弼筹措了两万两黄金,为朱国弼赎了身。

  自此,寇白门又回到了秦淮歌楼里,日日醉生梦死与文人墨客往来酒酣诗热,后不幸卧病。当时有个文人叫韩生,他和寇白门曾产生过一段感情,但在寇白门生病期间,有天夜里,寇白门恳求他在她身旁睡一夜时,韩生却不念旧情,推开寇白门的手,弃她而去,并在隔壁房间里与她的一个婢女调笑。寇白门听后,不胜悲愤,至此病愈急,不几日,一代侠义艳情的青楼女子就这样凄楚地撒手人间归仙了。

  陈圆圆在秦淮八艳中,沦为与貂婵、西施一样在历史关键时刻在重大事件中扮演了一个祸水的角色。她不仅让吴三桂冲天一怒引清兵入关,把若大的大汉江山送给了满人,并且也使吴山桂死后背上了一个大汉奸的罪名,她同时也让号称有百万大军的李自成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一个歌妓,在历史风云巨变的时候,给历史英雄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陈圆圆的故事沉淀在秦淮河水里有如历史的渣滓一样,在历史逐渐远去时她身上开始闪现出一些光亮来。清人陆次云在《虞初新志》里描写她时称,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她给汉人仍至中国带来了一场灾难。而且这场灾难一直延伸了几百年。清朝的闭关自守、八国联军的进入、火烧圆明园、南京条约的签订等等,都是这场灾难的延续。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直有着动人的传说,其中以秦淮八艳最为流传,一代佳人,或悲或痴,才女烈女,历史悠悠,留待后人评说。

  董小宛是金陵人氏,才色为秦淮歌妓之冠。天姿巧彗,容貌娟妍。她尤其爱李白,并自比李白。她所作诗画甚多,无锡市博物馆里至今还藏有她十五岁时作的一幅《彩蝶图》。她与冒辟疆的爱情,因冒辟疆的一篇长达万言缅怀她的文章《影梅庵忆语》,而使他们成为秦淮青楼里最让人称道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艳情故事。董小宛与冒辟疆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故事,与蒲松龄的《聊斋》中的一些故事,有些大同小异。冒辟疆是个出类拔萃的风流才子,但他却很贫困。他爱上董小宛后,还是由钱谦益为董小宛出了三千金的赎身费,才得以让他们成了百年之好。

  南明朝覆亡后,冒辟疆没有象钱谦益、吴梅村、龚定山等人投降清朝,而是离开南京,向外出逃。冒、董二人逃到盐城后,冒辟疆不幸得了重病。董小宛伺候左右,精心照顾,才使得冒辟疆大难不死。但董小宛却由于积劳过度,染上了重病。在逃到江苏如皋后,不多日,一代名妓,就这样断送于乱世之中, 时年仅27岁。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是吴梅村为吴三桂写下的诗句。吴梅村是明清两代大诗人,与当时的钱谦益齐名。南京有个著名的风景点——鸡鸣寺,吴梅村曾住在那里。吴梅村与秦淮名妓卞玉京的爱情,是一个委婉伤感的故事,它几乎影响了吴梅村后来的整个生活。尤其在吴梅村的晚年,吴梅村写了许多诗,来对这段爱情追悔。

  水是眼波横,自称横波夫人的顾媚,生前享尽了荣华富贵,死后又受到隆重礼葬。她作为尚书夫人曾得到大清帝国的一品封典。死后,京城王公贵族文人学士无不前去凭吊。许多地方尤其江南一带的文人学士,都设堂吊祭。但在她身上最富于浪漫传奇的一段经历,还是与《板桥杂记》的作者余怀结下的一段爱情故事。

  明清交替时期,是秦淮歌妓名声最盛的时期。秦淮歌妓与其它地方的歌妓有些不同。秦淮歌妓才色俱佳,是江南士大夫文化的产物。顾眉在死后多年,清朝大学士大诗人袁枚仍然对她称赞不已。而袁枚所住的南京随园,据考证,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就是依照随园而写的。无奈,它被太平天国连同袁枚的三十多万藏书一把火烧掉了。

  记得野史中记如是最早出身于盛泽的归家院,她本姓杨,名爱,柳则是“寓姓”。最早见于记载和她关系亲密的腻客是复社的张西铭(傅)。这是很重要的线索,说明在她开始进入社会之际就和晚明的政治圈子发生了关系。接下去又一个著名的故事是,如是儒生打扮,到松江去拜访陈卧子,递上名片自称“女弟”,她是想下嫁给陈子龙的。这一段因缘又没有成就。“野史”说什么陈子龙“性严峻不易近”,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李香君是明末秦淮大名妓,她在南明覆灭中是最具浪漫主义色彩的一个悲剧人物。从李香君身上,可以看到南明悲剧的一个缩影。李香君自幼跟人习得艺家诸艺,音律诗词、丝竹琵琶无一不精通,她尤擅南曲,歌声甜润,深得四方游士追慕。侯方域本是河南人,因慕名江南的文化,便来到金陵求职。侯方域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是复社名流。他在秦淮河畔结识了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人称四公子。他们整日聚在秦淮楼馆,说诗论词,狎妓玩乐。吴敬梓曾经记述自己在秦淮歌楼里放荡的生活情形,迩来愤激恣豪侈,千金一掷买醉回。老伶小蛮共卧起,放达不羁如痴憨。从中也可以想象,四公子当时在秦淮歌楼里颠痴狂笑之姿了。

  这首诗是当时一陆姓的诗人讥笑马湘兰新做了一件裙子,把两只脚遮住不让人看见。马湘兰在秦淮八艳中,不仅以她的诗文戏曲绘画见长而为人称赞,她还以一双大脚在秦淮歌妓中闻名四方。

  马湘兰虽身为歌女,却从不接待俗人粗客。她本人在书画和戏剧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在现代《辞海》里,收录有马湘兰条目。她曾和江南才子王登雅有过一段恋情,并且一直爱着他。在王登雅七十大寿时,她特地集资买了一条大船,率领秦淮百妓乘船去苏州王府为王登雅贺寿。船行所到之处,一时成为壮观,沿岸人争看秦淮歌妓的美貌。在她五十岁时,姿色仍然不褪,还曾受到一少年人的追求,并且要求娶她为妻,马湘兰却回答说:那有年过半百的青楼女子,还拿起畚箕扫帚做人家新媳妇的。马湘兰的这句话,一时成为美谈。

  马湘兰死后葬在秦淮河畔白鹭洲公园里碧峰寺下,她虽是一个歌妓,但在秦淮文化里仍至中国文化里,都占有一席地位。

  寇白门十八岁时,从青楼里走出来,嫁给了南明小朝廷显赫功臣朱国弼,当时的迎亲场面,是明代以来南京最大的一次隆重婚礼。按当时规矩,妓女从良婚嫁,都必须在夜间悄悄举行,朱国弼却不顾礼规,用重彩八抬大轿将寇白门浓妆重彩抬上大轿,五千名手执双喜灯笼的士兵,从南京武定桥一直肃立至内桥朱府家门前。一路吹吹打打,唢呐震天,礼炮惊空。一个青楼歌女的婚礼竟超过了豪门女子。这让寇白门感动了一生。所以后来,当南明小朝廷失败后,朱国弼被囚到北京,朱国弼为了活命,打算把家里所有的歌姬婢女全卖掉来赎他的性命时,寇白门尽管痛心朱国弼的薄情寡义,在和朱国弼决断后,仍然为朱国弼筹措了两万两黄金,为朱国弼赎了身。

  自此,寇白门又回到了秦淮歌楼里,日日醉生梦死与文人墨客往来酒酣诗热,后不幸卧病。当时有个文人叫韩生,他和寇白门曾产生过一段感情,但在寇白门生病期间,有天夜里,寇白门恳求他在她身旁睡一夜时,韩生却不念旧情,推开寇白门的手,弃她而去,并在隔壁房间里与她的一个婢女调笑。寇白门听后,不胜悲愤,至此病愈急,不几日,一代侠义艳情的青楼女子就这样凄楚地撒手人间归仙了。

  陈圆圆在秦淮八艳中,沦为与貂婵、西施一样在历史关键时刻在重大事件中扮演了一个祸水的角色。她不仅让吴三桂冲天一怒引清兵入关,把若大的大汉江山送给了满人,并且也使吴山桂死后背上了一个大汉奸的罪名,她同时也让号称有百万大军的李自成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一个歌妓,在历史风云巨变的时候,给历史英雄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陈圆圆的故事沉淀在秦淮河水里有如历史的渣滓一样,在历史逐渐远去时她身上开始闪现出一些光亮来。清人陆次云在《虞初新志》里描写她时称,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她给汉人仍至中国带来了一场灾难。而且这场灾难一直延伸了几百年。清朝的闭关自守、八国联军的进入、火烧圆明园、南京条约的签订等等,都是这场灾难的延续。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直有着动人的传说,其中以秦淮八艳最为流传,一代佳人,或悲或痴,才女烈女,历史悠悠,留待后人评说。

  董小宛是金陵人氏,才色为秦淮歌妓之冠。天姿巧彗,容貌娟妍。她尤其爱李白,并自比李白。她所作诗画甚多,无锡市博物馆里至今还藏有她十五岁时作的一幅《彩蝶图》。她与冒辟疆的爱情,因冒辟疆的一篇长达万言缅怀她的文章《影梅庵忆语》,而使他们成为秦淮青楼里最让人称道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艳情故事。董小宛与冒辟疆的才子与佳人结合的故事,与蒲松龄的《聊斋》中的一些故事,有些大同小异。冒辟疆是个出类拔萃的风流才子,但他却很贫困。他爱上董小宛后,还是由钱谦益为董小宛出了三千金的赎身费,才得以让他们成了百年之好。

  南明朝覆亡后,冒辟疆没有象钱谦益、吴梅村、龚定山等人投降清朝,而是离开南京,向外出逃。冒、董二人逃到盐城后,冒辟疆不幸得了重病。董小宛伺候左右,精心照顾,才使得冒辟疆大难不死。但董小宛却由于积劳过度,染上了重病。在逃到江苏如皋后,不多日,一代名妓,就这样断送于乱世之中, 时年仅27岁。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是吴梅村为吴三桂写下的诗句。吴梅村是明清两代大诗人,与当时的钱谦益齐名。南京有个著名的风景点——鸡鸣寺,吴梅村曾住在那里。吴梅村与秦淮名妓卞玉京的爱情,是一个委婉伤感的故事,它几乎影响了吴梅村后来的整个生活。尤其在吴梅村的晚年,吴梅村写了许多诗,来对这段爱情追悔。

  水是眼波横,自称横波夫人的顾媚,生前享尽了荣华富贵,死后又受到隆重礼葬。她作为尚书夫人曾得到大清帝国的一品封典。死后,京城王公贵族文人学士无不前去凭吊。许多地方尤其江南一带的文人学士,都设堂吊祭。但在她身上最富于浪漫传奇的一段经历,还是与《板桥杂记》的作者余怀结下的一段爱情故事。

  明清交替时期,是秦淮歌妓名声最盛的时期。秦淮歌妓与其它地方的歌妓有些不同。秦淮歌妓才色俱佳,是江南士大夫文化的产物。顾眉在死后多年,清朝大学士大诗人袁枚仍然对她称赞不已。而袁枚所住的南京随园,据考证,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就是依照随园而写的。无奈,它被太平天国连同袁枚的三十多万藏书一把火烧掉了。

  记得野史中记如是最早出身于盛泽的归家院,她本姓杨,名爱,柳则是“寓姓”。最早见于记载和她关系亲密的腻客是复社的张西铭(傅)。这是很重要的线索,说明在她开始进入社会之际就和晚明的政治圈子发生了关系。接下去又一个著名的故事是,如是儒生打扮,到松江去拜访陈卧子,递上名片自称“女弟”,她是想下嫁给陈子龙的。这一段因缘又没有成就。“野史”说什么陈子龙“性严峻不易近”,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李香君是明末秦淮大名妓,她在南明覆灭中是最具浪漫主义色彩的一个悲剧人物。从李香君身上,可以看到南明悲剧的一个缩影。李香君自幼跟人习得艺家诸艺,音律诗词、丝竹琵琶无一不精通,她尤擅南曲,歌声甜润,深得四方游士追慕。侯方域本是河南人,因慕名江南的文化,便来到金陵求职。侯方域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是复社名流。他在秦淮河畔结识了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人称四公子。他们整日聚在秦淮楼馆,说诗论词,狎妓玩乐。吴敬梓曾经记述自己在秦淮歌楼里放荡的生活情形,迩来愤激恣豪侈,千金一掷买醉回。老伶小蛮共卧起,放达不羁如痴憨。从中也可以想象,四公子当时在秦淮歌楼里颠痴狂笑之姿了。

  这首诗是当时一陆姓的诗人讥笑马湘兰新做了一件裙子,把两只脚遮住不让人看见。马湘兰在秦淮八艳中,不仅以她的诗文戏曲绘画见长而为人称赞,她还以一双大脚在秦淮歌妓中闻名四方。

  马湘兰虽身为歌女,却从不接待俗人粗客。她本人在书画和戏剧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在现代《辞海》里,收录有马湘兰条目。她曾和江南才子王登雅有过一段恋情,并且一直爱着他。在王登雅七十大寿时,她特地集资买了一条大船,率领秦淮百妓乘船去苏州王府为王登雅贺寿。船行所到之处,一时成为壮观,沿岸人争看秦淮歌妓的美貌。在她五十岁时,姿色仍然不褪,还曾受到一少年人的追求,并且要求娶她为妻,马湘兰却回答说:那有年过半百的青楼女子,还拿起畚箕扫帚做人家新媳妇的。马湘兰的这句话,一时成为美谈。

  马湘兰死后葬在秦淮河畔白鹭洲公园里碧峰寺下,她虽是一个歌妓,但在秦淮文化里仍至中国文化里,都占有一席地位。

  寇白门十八岁时,从青楼里走出来,嫁给了南明小朝廷显赫功臣朱国弼,当时的迎亲场面,是明代以来南京最大的一次隆重婚礼。按当时规矩,妓女从良婚嫁,都必须在夜间悄悄举行,朱国弼却不顾礼规,用重彩八抬大轿将寇白门浓妆重彩抬上大轿,五千名手执双喜灯笼的士兵,从南京武定桥一直肃立至内桥朱府家门前。一路吹吹打打,唢呐震天,礼炮惊空。一个青楼歌女的婚礼竟超过了豪门女子。这让寇白门感动了一生。所以后来,当南明小朝廷失败后,朱国弼被囚到北京,朱国弼为了活命,打算把家里所有的歌姬婢女全卖掉来赎他的性命时,寇白门尽管痛心朱国弼的薄情寡义,在和朱国弼决断后,仍然为朱国弼筹措了两万两黄金,为朱国弼赎了身。

  自此,寇白门又回到了秦淮歌楼里,日日醉生梦死与文人墨客往来酒酣诗热,后不幸卧病。当时有个文人叫韩生,他和寇白门曾产生过一段感情,但在寇白门生病期间,有天夜里,寇白门恳求他在她身旁睡一夜时,韩生却不念旧情,推开寇白门的手,弃她而去,并在隔壁房间里与她的一个婢女调笑。寇白门听后,不胜悲愤,至此病愈急,不几日,一代侠义艳情的青楼女子就这样凄楚地撒手人间归仙了。

  陈圆圆在秦淮八艳中,沦为与貂婵、西施一样在历史关键时刻在重大事件中扮演了一个祸水的角色。她不仅让吴三桂冲天一怒引清兵入关,把若大的大汉江山送给了满人,并且也使吴山桂死后背上了一个大汉奸的罪名,她同时也让号称有百万大军的李自成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一个歌妓,在历史风云巨变的时候,给历史英雄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陈圆圆的故事沉淀在秦淮河水里有如历史的渣滓一样,在历史逐渐远去时她身上开始闪现出一些光亮来。清人陆次云在《虞初新志》里描写她时称,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她给汉人仍至中国带来了一场灾难。而且这场灾难一直延伸了几百年。清朝的闭关自守、八国联军的进入、火烧圆明园、南京条约的签订等等,都是这场灾难的延续。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grengushi/1102.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