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名人故事 2020-02-25 21:07 的文章

古人安贫乐道的故事

  

  孟子是战国时期的大思想家。孟子从小丧父,全靠母亲倪氏一人日夜纺纱织布,挑起生活重担。倪氏是个勤劳而有见识的妇女,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读书上进,早日成才。一迁,孟母看到孟轲在跟邻居家的小孩儿打架,孟母觉得这里的环境不好,于是搬家了。又一天,孟母看见邻居铁匠家里支着个大炉子,几个满身油污的铁匠师傅在打铁。孟轲呢,正在院子的角落里,用砖块做铁砧,用木棍做铁锤,模仿着铁匠师傅的动作,玩得正起劲呢!孟母一想,这里环境还是不好,于是又搬了家。二迁:孟家原住在乡下一块坟茔旁,门口常有哭哭啼啼、吹吹打打的送葬人路过,孟轲便模仿,孟母认为这样下去不利于儿子成长,就将家迁到了城里。三迁:城中无墓地,但处于集贸闹市,叫卖喧嚣声不绝于耳,孟轲于其间耳闻目染,又开始模仿。孟母认为这样还是不利于孩子成长,于是将家迁到了城东的学宫附近。学宫附近环境高雅肃穆,读书声不绝于耳,孟母决定在此安定下来,让孟轲接受学校文化的熏陶,以成大器。

  管宁和华歆(xin)在年轻的时候,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俩成天形影不离,同桌吃饭、同榻读书、同床睡觉,相处得很和谐。有一次,他俩一块儿去劳动,在菜地里锄草。两个人努力干着活,顾不得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就锄好了一大片。只见管宁抬起锄头,一锄下去,“当”一下,碰到了一个硬东西。管宁好生奇怪,将锄到的一大片泥土翻了过来。黑黝黝的泥土中,有一个黄澄澄的东西闪闪发光。管宁定睛一看,是块黄金,他就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我当是什么硬东西呢,原来是锭金子。”接着,他不再理会了,继续锄他的草。“什么?金子!”不远处的华歆听到这话,不由得心里一动,赶紧丢下锄头奔了过来,拾起金块捧在手里仔细端详。管宁见状,一边挥舞着手里的锄头干活,一边责备华歆说:“钱财应该是靠自己的辛勤劳动去获得,一个有道德的人是不可以贪图不劳而获的财物的。”华歆听了,口里说:“这个道理我也懂。”手里却还捧着金子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舍不得放下。后来,他实在被管宁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了,才不情愿地丢下金子回去干活。可是他心里还在惦记金子,干活也没有先前努力,还不住地唉声叹气。管宁见他这个样子,不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地摇头。又有一次,他们两人坐在一张席子上读书。正看得入神,忽然外面沸腾起来,一片鼓乐之声,中间夹杂着鸣锣开道的吆喝声和人们看热闹吵吵嚷嚷的声音。于是管宁和华歆就起身走到窗前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一位达官显贵乘车从这里经过。一大队随从佩带着武器、穿着统一的服装前呼后拥地保卫着车子,威风凛凛。再看那车饰更是豪华:车身雕刻着精巧美丽的图案,车上蒙着的车帘是用五彩绸缎制成,四周装饰着金线,车顶还镶了一大块翡翠,显得富贵逼人。管宁对于这些很不以为然,又回到原处捧起书专心致志地读起来,对外面的喧闹完全充耳不闻,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华歆却不是这样,他完全被这种张扬的声势和豪华的排场吸引住了。他嫌在屋里看不清楚,干脆连书也不读了,急急忙忙地跑到街上去跟着人群尾随车队细看。管宁目睹了华歆的所作所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叹惋和失望。等到华歆回来以后,管宁就拿出刀子当着华歆的面把席子从中间割成两半,痛心而决绝地宣布:“我们两人的志向和情趣太不一样了。从今以后,我们就像这被割开的草席一样,再也不是朋友了。”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管宁和华歆一起游学时,与北海邴原合称一龙。特别是管宁和华歆二人关系甚密,曾同席读书。大家所熟悉的“割席绝交”的典故就是出自这个时候。《世说新语》并没有对此进行评价,在《世说新语》看来,嗜钱与嗜屐是没有高低雅俗之别的。割席绝交只是表明两人的志趣不同,世人以此论断管宁优于华歆其实是对原文的误解。事实上,从为人之道来看,管宁是缺乏纳悦他人的气度的。古人说,同师为朋,同志为友。管宁与华歆从同窗好友到割席绝交,自然是件极其伤感情的事情。而管宁割席的由头,竟然只是华歆有崇尚富贵的嫌疑,就无规无劝轻而易举地割了席绝了交,既缺乏容人之量,又没尽到一个朋友的义务,自然是不可取的。当然,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管宁是个不顾他人感受,一心只按自己心意行事的人。

  相反,华歆在为人处世上就要柔和多了。当他接受曹操“表天子”之征召后,朋友故旧们给他送了许多礼物,价值百金。这自然不是贿赂,也许是,但不明显,总之是打着朋友之谊的旗子而来的礼物,若是生生推却了,自然会让人面子上过不去。于是华歆一一接受,不过却都暗暗作了记号,在临行登船前把礼物都拿出来,说是路上不安全,带值钱的东西就更不安全了,以“怀璧之罪”为由,将礼物一一归还给来送行的朋友,这既照顾了朋友之谊,又保持了自己的清廉之念,可谓是双全之策。

  人各有异,人各有志。朋友首先是独立的个人。朋友之间需要相互理解和接纳。学会理解他人悦纳他人是一门艺术。一个性格上真正成熟的人是懂得让步的,也懂得宽容对方的弱点和短处。所以即使是在“割席绝交”这样让人伤心的事情发生后,华歆仍然把管宁视为朋友。曹丕在位时,华歆曾推举管宁,管宁不从;曹睿在位时,华歆曾想让位与管宁,曹睿不同意。从华歆先后投降孙策和曹操的事例来看,华歆不是个做秀的人,而且当时情形也没必要做这个秀呀——离割席绝交已经几十年了,所以他的这两次推举管宁的行为,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表现的是对老朋友的认可和欣赏,甚至有自己不如管宁的意思。这需要多大的气度呀!从华歆婉拒赠礼和两度推举管宁的行为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性格成熟的很有气度的华歆,人的一生中若是有这样的朋友,当是幸事。

  从上面的几则小故事里可以看出,华歆和管宁两人是有很大的性格差异的,可从他们各自的人生轨迹来看,他们又有着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两人都是不折不扣按自己心意生活的人。

  从管宁割席绝交的故事已经初步见识了管宁的这个个性。管宁一生不曾入仕,晚年有机会也不干。前面讲过华歆两次举荐管宁,头次是管宁不干,第二次虽然曹睿不同意由管宁代替华歆,但还是愿意给管宁一个官当当的。史书记载,明帝(曹睿)“征宁为光禄大夫,敕青州给安车吏从,以礼发遣,宁复不至”。意思是管宁辽东避乱南归后,魏明帝赐管宁为光禄大夫,给了他仪仗车马和侍从,可他就是不去接受。连皇帝老子的征召都不理会,这个老头儿的脾气也够倔的。管宁才高志清,满腹经纶留为自娱,连皇帝的敕令都不放在心里,无论如何,都是一直尊重自己的心意在生活。这也难怪世人对他的评价很高的了。

  相对而言,华歆就是个经世致用,施民于惠政的好官员。在仕途上,华歆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了。汉灵帝时,被举为孝廉,后任尚书郎。汉献帝时,任豫州太守。官渡之战时,曹操“表天子征华歆”,任为议郎,参司空军事,入为尚书,转为侍中,为尚书令。曹操征讨孙权时,“表歆为军师”,后任为御史大夫。曹丕即王位后,拜相国,封安乐侯。后改任司徒。魏明帝即位,封博平侯。卒后谥敬侯。在封建社会,无论是朝廷之上,还是朝野之外,都比较重视忠君这一思想,这从《三国演义》的演义就可以看得出来。华歆虽然在为人处世上非常关注他人的的感受,但在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上是不畏他人的言论的。比如他先是投降孙策,后迎娶江东族的遗孀,继而说服孙权让自己接受曹操的征召,这在当时都是不容于舆论的。而华歆却坦然地而且是明显地做了,其胆气与勇气可见一斑。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grengushi/1110.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