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名人故事 2020-02-26 05:41 的文章

名人故事金波好书推荐稿

  

  作家金波金波,原名王金波,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1935年7月出生于北京,祖籍河北冀县(现冀州市)。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北京师范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大学时代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出版诗集《回声》、《我的雪人》等十余部,童话集《小树叶童话》、《金海螺小屋》、《苹果小人儿》以及长篇童话《乌丢丢的奇遇》等,此外还出版有散文集《等待好朋友》、《等你敲门》等。同时,作者也写了多部理论著作,如评论集《幼儿的启蒙文学》、《能歌善舞的文字——金波儿童诗评论集》等,还著有选集《金波儿童诗选》、《金波作品精选》以及《金波诗词歌曲集》等。其中的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小学语文和音乐课本。曾多次获得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金波于1992年获得国际安徒生文学奖提名奖。 在北京靠近西三环的南沙沟寓所里,年逾古稀的作家金波喜欢临窗静坐。初夏的斜阳,将橙色的光芒涂抹在文竹的叶片上,老人的思绪又沉浸在他仿佛刚刚开始的童年里。正像太阳在地平线上升起和降落时,都呈现给世界同样鲜嫩的颜色一样,人生的童年和暮年也有着相似的心理感觉。 在长达50年的儿童文学创作生涯中,金波出版了70多部诗歌、歌词、童话、散文、评论作品集,许多名篇佳作被收入中小学语文和音乐课本,并因其成就辉煌而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提名,成为中国文学界“最接近安徒生的人”。而他的每一首儿童诗、每一篇童话和散文的诞生,都是他不朽的金色童年的一次再生。 生生不息,文字有灵。有童心的生命没有老朽,有诗意的人生没有冬天。正像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睁开眼睛看自己,已进入了老年;闭上眼睛看自己,还是那个孩子。从孩子变老人,从老人回到童年……为孩子们写作是非常快乐的事情,不会有黄昏的伤感和灰色的心态。”(诗《老人和孩子》)金波的客厅被各种各样精美的儿童读物所占满,其中他自己的作品就可以装上一箩筐。这位“把心交给孩子的人”,把书当作寄寓他一生追求的圣物。他递给我几本新近出版的书——《推开窗子看见你》、《幼儿的启蒙文学》、《能歌善舞的文字》,这些作品里有一个快乐的童心未泯的老头儿,在向我们讲述他那漫长的70岁童年的一个个新发现…… 1 母亲用一首首儿歌为我哺乳 金波赞同别林斯基的看法:“诗人是生就的,不是造就的。” 但是,生就的诗人也需要造就的工夫,诗人的天性就像种子,得遇肥沃的土壤、温暖的阳光、适当的水分才好发芽、成长。 古老的北京是充满韵律的城市,它不仅哺育了戏剧家关汉卿、梅兰芳,也培养了学者王国维、作家老舍,更有意思地是许多文人墨客一到这里,便萌生了诗情,朱自清有散文《荷塘月色》,冰心有诗歌《春水》、《繁星》。同样,文化古都养育了诗人金波,他出生在丰台区长辛店,自幼在妈妈的怀抱里受到儿歌的熏陶: “有钱的腊八腊八嘴,没钱的腊八腊八腿。” ——这种“孺子歌”、“小儿语”,用异常生动、形象的语言,描写生活百态,表达爱恨情仇,一咏而镌刻心底,没齿不忘。 “小孩儿,小孩儿,上井台儿,摔了个跟头捡了个钱儿。又打醋,又买盐儿,又娶媳妇,又过年儿。” ——他解释说:“你看,这首《小孩儿小孩儿》的童谣,只有区区35个字,可是它说出了多么丰富的生活内容,又通过幻想和夸张,说出了一枚铜钱的多少种用途?一派童趣,宛若天成。” “秋风起,天气变,一根针,一根线, 急得俺娘一头汗。 ‘娘哎娘, 这么忙?’ ‘我给我儿缝衣裳。 娘受累, 不要紧, 等儿长大多孝顺。’” ——金波的怀里,好像揣个童谣的万花筒,随时随地都可以变换出新奇的花朵给你看。他认为,儿歌是我们民族具有乐感的启蒙文学读物,大有传承的必要。 “我的母亲用一首首美妙的儿歌为我哺乳,为我做了印象最深的文学启蒙。有些一辈子都要恪守的大道理,也许就是儿童时代从一首儿歌中第一次感知的。”去年,作家出版社与新浪少儿频道举办小学生“我最喜欢的儿歌和儿歌作家”评选活动,网友投票评选出20名作家及作品。其中,金波先生的《读书乐》颇得好评: “一本书,两扇门,里头藏着小小人。 小小人,故事多,讲了一个又一个。 又好看,又好听,多读好书变聪明。 爸爸妈妈也来看,还请我当小先生。” 大作家不回避“小儿语”,是因为他具有强烈的责任感。金波主张“将儿歌当诗写”,在承认儿歌的实用性的同时,也强调其文学性。力求把儿歌提升到诗的品位上,将儿歌所具有的文学特质发挥到极致,是为了让广大幼儿能够吮吸到最纯正的文学营养。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grengushi/1124.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