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名人故事 2020-03-09 00:41 的文章

白色的名人故事

  避过以后,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对月饮酒,寂寞畅独,所有的一切直到这方的时刻全部停驻。也许故事中,那白色的风车,依然独自在那里写着自己的风貌,永远铭心刻骨地记述着,奔流着,生命的轨迹,永不会改变的历程,始终是写满它那饱受沧桑而又风霜惨样的形象。

  过去的永远不会到来,,重新的一次也被梦中的那位剑客封杀,曾苦苦哀求,而又欲哭无泪,眼角的痕迹,只不过是最好的伪装。往日的剧情被无风的沙粒而面目全非,在别人看来,它的存在只不过是多于笑料罢了。上演的恩恩怨怨,所能承受的只不过是喜或悲,永不会因一个或二个的真情而伤心落泪。

  就算这一次我会哭,可是,原来的结果该如何去解释,难道一个最终的约定就在此而成泡影。虚无的浮影,似现出一道道最神奇的现象,那么,最终要失去的,又该找哪种的理由来阻抗呢?

  该放手的时刻,他却选择了哭,欲眼望穿却不懂人情,就这样要分开,他还是故作坚强,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他这次竟选择了一条不归的路途。两旁似风一样,摇摆着树木花草,静静地河水,不时地被风吹起一层层的波纹。也不知是哪位才子竟在这里夸下海口,要把这里的一切写尽,不留一丝的痕迹,可是,他想过没有,时日已过,环境逐变,他真的能够写完吗?

  话还在反反复复地说,从不厌倦,他的诗,还是一直地写着,也不见得能写几首好诗来。有时呢?他就捡起自己的大作欣赏一番,然后苦笑,在然后,撕掉抛向空中。

  有了那么多次的相守,他才明白只懂得伤心也不会是什么好的开始,每当夜幕来临,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窗前,青灯为伴,写着自己的苦闷,表明自己的心。他也常常在想,有谁能够让自己真正放下心来,往往是一事未及,二事又起,在他的文字思潮中,依然闪烁着那颗忠贞的心。在众多的诗文中,他放肆地尽显自己的才华和能力。他毫不顾忌,也毫不收敛哪一张骄傲的心神。有时,他也经常反省自己的过错,直到他欲哭无泪,生不成话的地步,才发觉到原来自己竟对这个世间有那么大的依赖。他曾经想到过死,到他苦闷无比,政治不顺,感情压抑时,他不止一次想到过要死。

  终于,他找了算命先生,选了好的日子。这天,他穿了平生自己最好的衣服,他到衣服,想到了老母亲,临终前,亲手为自己做的,让自己好好的活着。可是现在呢?家中妻子病重,孩子又小,不懂事,现在又受官场压迫,小人陷害,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想想这些,泪水早已湿透了衣服。

  他想想,觉得也是,反正自己是将死之人了,死后要衣服干什么,看看他,就这样送给了那个人,最后这个人把绳子也拿走了他没死成。

  还有一次,他来到一口井,跳了下去,可是,是一枯井,在里面呆了一天一夜,饿的几乎死过去,幸好,有一路人搭救,才活了下来。次次寻死,但有次次未死,上天对我真的不公平啊!这一次,他哭的几乎死过去。他彻底绝望了。

  直到有一天,他久床在卧的妻子突然能说话了,她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这几天,他不吃不喝,从一大早直到很晚才回到家中,满脸憔悴,她从心底心疼;

  他没想到,他真的没想到,不知是该喜还是悲?妻子终于讲话了,马上他把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和心痛都给她说了,顿时,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这天晚上,他破天荒地地到市集上买了二两好酒,又弄几个小菜带回家中,与妻子慢饮。这晚,他对妻子说了很多,此时,他真的觉得只有自己的妻子是真正爱自己的,他流下了,从发事到现在从未流下的感情之泪,那泪水似乎懂得他的心情,内心也很矛盾,被感动的动人感召,被神化化作的莲叶,被他人奉为至圣的智者。

  此后,他有过上了平静的日子,他不在失意政治生涯,也不在怨上天的不公,他为了他,每天都是好好的活着。他不想让她为自己操心,也不想让她为自己而整天提心吊胆。

  偶尔之余,他也小作诗词,以解乏,可,他知道自己心中的愁惧,是没有办法揭开的,内心积压了整整三十五年的愤情,终于可以找到可以倾诉的对象,他从来就知道寂寞中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也知道当自己置身在疆场之中,何以抵挡得住八十五万大军的进攻,他知道防守,他知道进攻,他更知道自己该怎样的拔剑杀敌……

  可他现在已厌倦那样的生活,在白色的故事中,始终做一位沉默的客者,在风中挥洒自己的才学,只是静静地,悄悄地,他不能高声呐喊,他怕惊醒睡梦中的妻子,怕惊醒她那迷人的姿态。。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grengushi/1197.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