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2-24 02:18 的文章

民间美术“老鼠嫁女”题材中的生活美学

  2020年恰逢庚子鼠年。“鼠”,作为十二生肖的头位,不仅具有深厚的俗信文化,“老鼠嫁女”题材也广泛存在于剪纸、年画、泥塑、石刻等民间美术作品中。这些作品体现了中国百姓既爱且恨、既敬畏又无奈的待鼠之态,以及趋利避害、祈愿国泰民安的安定之情。

  起先,“老鼠嫁女”作为民间故事源于印度,季羡林先生翻译的《五卷书》(第三卷)曾有记载,后传入中国与本土民俗相结合,衍生出与印度寓言故事相异的剪纸、年画、刺绣、泥塑等民间艺术形式。清代《广阳杂记》卷中记载,鼠作为创世之神,它凭借“咬”和“偷”的典型特点与习性,将天地咬开、偷来日月,为人类立下大功,以此来解释其位于生肖之首的缘由。鼠自生来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生育能力,但这让人奉之为神的鼠在现实生活中并不与人交好。由于习性所致,老鼠破坏庄稼、偷取食物、传播鼠疫等行为,促使百姓长久以来对它产生一种既崇拜又带有几分禁忌色彩的矛盾情感,即理想生活中祈愿多子旺财、五谷丰登,现实生活中追求趋利避害,这种心理在“老鼠嫁女”的民间美术题材中得到隐喻。

  “老鼠嫁女”,在民间俗称“鼠婚”“老鼠娶亲”,是我国民信习俗中一种有趣且独特的文化现象。民间美术作品中以“老鼠嫁女”为题材的年画、剪纸广泛存在于我国南北方,北方集中在陕西、山西、山东、河南等地,南方多见于四川、湖南、福建、江苏等地。除此之外,以该题材为母题的创作还广泛应用在朝鲜以及日本的浮世绘等传统艺术形式中。

  中国本土“鼠婚”故事有众多版本,其中流传久远、妇孺皆知的是猫鼠故事版,即老鼠最初由嫁太阳、云、风、墙,到嫁给同类鼠,最后嫁给自己的天敌——猫的故事。随着时间发展,“鼠婚”故事通过文字、歌谣、美术等产生了多种形式的作品,由远及近地流传并呈现出创作上的变异性,这种变异性不仅体现在作品创作本身因地域、风格上的差异,也是中国本土风俗民信“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的文化影射。

  “老鼠嫁女”题材的年画、剪纸艺术在不同时间、地域中所表现的习俗内容各不相同。关于“老鼠为何嫁女”“最后老鼠将女儿嫁给谁”“为何民间会有‘老鼠嫁女’的说法”等疑问,莫衷一是。有人说,老鼠为了能让女儿过上好日子,希望她可以嫁个好夫婿,以致于眼光高挑,誓要将女儿嫁给高自己一筹的人,于是先后选择了太阳、云朵、风和墙,最后愚昧地将女儿嫁给猫。也有人认为,最初“老鼠嫁女”是以“鼠婚”的形式达到驱鼠祛灾、求福纳吉的目的。

  关于“鼠婚”的良辰吉日,同样也是说法不一。王树村先生曾在《老鼠娶亲》一文中指出:“古代没有统一的‘灭鼠日’,立春之后正是老鼠繁殖的时期,人们怕粮食遭鼠害,故绘制‘老鼠娶亲’之图,配合‘填仓节’,夜晚各家皆不燃灯,骗儿童们早睡,以诱老鼠出洞,放出猫来捕杀之。”从这段话中可清楚地了解到,以“老鼠嫁女”为题材的民间作品,旨在表达普通百姓以喜除忧的创作心态和求美向善的生活情感,由此传达“老鼠嫁女”题材所隐喻的审美观念,进而实现崇鼠、忌鼠的实用目的和民俗功能。

  “老鼠嫁女”因多有喜庆热闹的情节,故常以年画和剪纸的形式展现。虽然各地有众多形式不一的创作版本,但画面内容的共同之处都是以众多的“人物”——老鼠,按照由上至下或左右行进的老鼠队伍组成迎娶场景,不同地域的“老鼠嫁女”富含浓郁的乡土特色,带有极强的故事性和欣赏性。从创作内容和形式构成来看,猫在画面中的出现,以及其位置和体积所占之比重,营造出一种视觉效果的错乱感和逻辑上的荒谬性,但这种感官上的“不和谐”在民间百姓看来,恰恰是依循平常的生活智慧与独特的审美意向创造而为之的。

  作品往往凭借大红、大绿、大紫、大黄等高饱和度的交叉配色,横纵有序的画面安排,极富幽默感的表现方式,以小题材见大智慧的生活观、审美观灵动地指导且实践于民间艺术创作。在普通百姓们看来,这样的剪纸、年画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是好看的”。从艺术创作的角度出发,这种委婉智慧且乐观生动的民间艺术不仅体现了百姓观赏艺术的角度,而且彰显出民间美术寓教于乐的特点。

  百姓通过“鼠婚”情节或创作的举一反三,创新出麻雀嫁女、蛤蟆嫁女等相应题材的艺术作品,这种严肃中带有些许戏剧性、幽默感的嫁娶仪式,是人们表达生活意愿的审美方式。民间美术在提示人们关注生活细节的同时,又以讥讽幽默的方式解决实际问题,美育百姓,以此维系人与自然的和谐,可谓是一种颇具智慧的审美表达。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疫情是否为在线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70年来,几代中国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072.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