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2-27 15:52 的文章

关于民间传说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我们可以从中去读懂古人的智慧,下面是学优网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关于民间传说故事大全,希望大家喜欢!

  清末年间,滕县有个名叫姚诗志的县令。他清正廉明,爱民如子。这位县令很有学问,写得一手好字。据说他是坐着二把手来滕县上任的。车子除了少量行李衣物外,全是书籍和字帖什么的。

  滕县南门里有家卖粥的小市民,一天,五更头,两口子抬着粥缸子、碗架去摆摊儿卖粥。不巧,被一块大石头绊倒,摔烂了粥缸子和卖粥用的碗。小本营生,这一下,去了半个家当,两口子就坐在地上哭起来。

  这天早晨,县令姚诗志,出了公馆,准备到南门城外游逛,正好碰上卖粥的两口子在痛哭。他看了看泼得满地的粥和碎缸,又问了问卖粥的家境,就对卖粥的两口子说:“这样办吧,你俩把这块石头抬到衙门里去,老爷我要审问这块石头,叫他赔你的粥缸子。”

  卖粥的心里话:俺这就够倒霉的啦,您这位大老爷还开个什么玩笑?!可不抬不行啊,县太爷的命令,谁敢不听!没法,两口子就顺起扁担,用抬粥缸子的架,抬起那块石头,朝县衙门走去。

  人们见卖粥的两口子抬着块石头,跟在县太爷后面,朝衙门里去,都感到很稀奇,有的说:“八成大老爷要审石头,这一叽咕,一街两巷的人都跟着去看稀罕,呼啦一下子就挤满了大堂前的院子。”

  县太爷命令衙役,看守好衙门口,只许进,不许出。然后,他就站在大堂前开了腔:“乡亲们,今天本县令遇上这块石头绊了人,砸破了缸。害得卖粥的两口子哭哭啼啼。本打算审审这块顽石,估计它不会开口。可它毕竟引来了众乡亲,这算它将功补过吧。没说的,请大伙凑个份子,最少一文钱,多者不限,算是大伙周济卖粥的夫妇吧。”

  听了县太爷这番话,看热闹的人,纷纷掏钱捐献,功夫不大,就凑了足足有二十多吊铜钱。县太爷让看热闹的人走了以后,自己又拿来五两散碎银子,连同二十多吊铜钱,一起交给了卖粥的,说:“这足够你的粥和粥缸子钱啦,回家去吧。”卖粥的千恩万谢回了家。

  从前,在一座村庄里,住着母子俩。儿子名叫明子,聪明英俊,热爱劳动。可明子家里很穷,最大的财富就是一只聪明的小黄鸟。

  明子和小彩相亲相爱,后来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明子妈亲自来到小彩家提亲,小彩妈嫌明子家穷,故意出了个难题:“只要明子能拿到西天如来佛头上的三根金头发,我就同意把小彩嫁给他!”

  明子知道了,坚决地说:“既然她提了条件,那我就去西天走一趟,去拿三根金头发来!”明子还请求小彩等他三年,小彩同意了。

  明子和小黄鸟一起出发,翻山越岭一路往西走。这天黄昏,明子他们来到一座村庄,发现这儿的人们晚上点着灯在田里干活,觉得很奇怪。一位老大爷说:“本来这儿一切都很正常,可几年前,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只金鸡鸟,它白天睡觉,晚上啼叫,让我们没法休息。我们只好跟它一样,白天睡觉,晚上干活。你不是要到西天去吗?求你问问如来佛,怎么治这金鸡鸟?”明子答应了。

  又翻过了一座山,明子来到另一座村庄。这儿的庄稼长得很好,可人都很瘦,明子觉得很奇怪。一位老婆婆说:“本来我们的生活过得挺好,可从海那边飞来了一对凤凰,每天来这儿吃米,吃完了我们全部的粮食。村里人想用弓箭射它们,可它们飞来时金光闪闪,刺得人眼花,非但没射着,还糟蹋了庄稼田。你不是要到西天去吗?求你问问如来佛,怎么治这对凤凰?”明子答应了。

  明子和小黄鸟来到海边,想找一条船摆渡。摆渡的人告诉他:“本来这儿风平浪静,不知怎么回事,最近这海里来了一个怪物,每天都搅得这儿翻江倒海,船都没法行驶了。你不是要到西天去吗?求你问问如来佛,怎么治这个怪物?”明子又答应了。

  好不容易过了海,上岸后的明子继续往西,走了很久,终于到达了西天极乐世界。他直奔如来佛居住的地方,可守门的两个和尚告诉他,如来佛正在讲经,最快也得三年才能讲完。

  明子很快想了个主意。一会儿,小黄鸟忽地飞起来,飞到那两个和尚的头顶。两个和尚便来捉鸟,明子趁机溜进了大门,来到巨大的讲经堂里。明子认出,那个又高又大的菩萨就是如来佛。明子悄悄绕到如来佛的后面,纵身一跃,猴子似的跳到了如来佛的肩头,再爬到他的头顶。

  如来佛太高大了,根本没感觉到有人已经爬到了自己的头顶,等到明子在动手拔头发了,他才感觉到像蚊子叮似的疼。他问:“谁叮我呀?”明子灵机一动,回答:“是山那边会唱歌的金鸡鸟。”如来佛心不在焉地说:“我要用金头发缚住你。”明子又拔了一根,如来佛又问:“谁又叮我呀?”明子回答:“是山这边老吃人庄稼的凤凰。”如来佛仍旧心不在焉地说:“我要用金头发缚住你。”明子再拔了一根,如来佛再问:“谁还在叮我呀?”明子回答:“我是海里的”没等明子说完,如来佛就高高地举起了手。明子赶紧从他头顶跳下来,拿着那三根金头发逃出老远。小黄鸟很快跟上了他。

  明子回到海边,把一根金头发的一头放进海里,只见金头发马上变得很长,像金蛇似的在水里游来游去,钓上来一个人身鱼尾的鲛人。鲛人恳求明子说:“从此我再也不兴风作浪了,只要你放了我,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只要在有水的地方叫我三声,我就会来的。”明子便放了它。从此,大海重又变得风平浪静。

  明子回到山这边的小村庄,正巧碰着凤凰飞来吃米。明子拿出一根金头发,金头发马上变得很长,发出闪电般耀眼的光芒,刺花了凤凰的眼睛。明子又一甩金头发,把凤凰绑了起来。凤凰恳求明子说:“从此我们再也不来这儿吃米了,只要你放了我们,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只要拿着这两只金蛋,对着金蛋叫我们三声,我们就会给你十块金子十块银子。”明子便放了它们。从此,凤凰果真再也不来吃米了。

  明子又回到山那边的小村庄。晚上,那只金鸡鸟又出来大声啼叫。明子拿出一根金头发,金头发马上变得很长,发出闪电般耀眼的光芒,刺花了金鸡鸟的眼睛,捉住了它。金鸡鸟恳求明子说:“以后我再也不在晚上啼叫了。如果你放了我,我就跟你回去,只要你每天给我吃三粒金米,我就每天给你生三个金蛋。”明子带走了它。那儿的人们非常感谢明子。

  时间正好过去三年,明子回到了家里。看到三根金头发,小彩妈十分惊讶,可她又提出了新的条件。她还要明子再拿出一斗珍珠和一大堆金银财宝,但这根本难不住明子。

  这下子,小彩妈傻眼了,逼着明子把所有宝贝都拿出来。为了小彩,明子把金鸡鸟、凤凰蛋都给了她。不料,贪心的小彩着金鸡鸟大吃金米,想让金鸡鸟生出更多金蛋来。金鸡鸟想逃,不小心打烂了凤凰蛋。小彩妈举着棍子去追,结果又把金鸡鸟打死了。鲛人弄来的珍珠在小彩妈的手里也都化成了水。

  明子赶来,发现什么都没了,非常伤心。他把小彩妈和金鸡鸟、凤凰蛋都埋在一起。不久,那儿长出了一棵大树,结出的果实很像金蛋,味道还挺鲜美。人们把这果实称为“金蛋”。

  清光绪初年,一个秋天的傍晚,北京城郊的一条大道上兴冲冲地走来两个人。这是两个布贩子,一个叫王心魁,一个叫孙宝发,刚从河南贩布归来。这一趟生意颇为顺利,两人大赚了一笔,心情愉快,一路上边走边说笑。路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地上放着两个大箱子,正坐在扁担上用草帽扇风,远远看见了王心魁和孙宝发,就迎了上去,操着外地口音问:“两位大哥,就近可有旅店?”王心魁是个爽快人,伸手一指:“向前再走一里多路好像就有一家兴来客栈。正好我们也要住店!你不识路就跟我们走吧。”大汉赶紧谢了,挑起箱子跟着布贩子向兴来客栈走去。

  一路上,三人东拉西扯,互通了姓名。大汉自称刘三,老家在山西一个很偏僻的穷村子里,一直在北京一带跑生意。前天突然接到老家捎来口信,说他老父一病不起,要他赶紧回去。他想老家什么都没有,就准备了两大箱东西,急匆匆往家赶。布贩子少不了又安慰了他几句。

  不多久三人到了兴来客栈。因是一路,便被一齐安排在了东厢房住宿。东西放好以后,三人一路辛苦,洗了把脸,早早地就睡下了。

  且说在他们隔壁住着两个人,一个是卖砂壶的,另一个是人称“京城一卦”的算命瞎子,人们只知道他姓陈,都叫他陈一卦。卖砂壶的知道陈一卦的盛名,逮住这个机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瞎子闲扯,要瞎子不收钱给自己卜一卦。这一闹便闹得很晚,卖砂壶的倦意涌上来,头一歪便睡着了。陈一卦灭了灯也准备睡下,可是因为人年纪大了,刚才又被卖砂壶的纠缠了一阵,一时半会儿怎么也睡不着。就在陈一卦迷迷糊糊要进入梦乡的时候,隔壁东厢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古怪的轻微的响动。

  瞎子听觉极为敏锐,被这声音一刺激,翻身起来,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好像是斧子从空中挥过的风声,接着是人的呻吟声!接着是一阵奇怪的声响,再听,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陈一卦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了一会儿,摸到卖砂壶的床前,悄悄推醒他,附在他耳边说:“坏了,东厢房出了命案!”卖砂壶的先是大惊,继而不信。陈一卦说:“我假装把你的砂壶打碎,你和我吵架,声音弄得越大越好,以便观察东厢房几人的动静。”说着,他点上灯!操起一把砂壶砸在了地上。卖砂壶的破口大骂,他又回骂着,吵架声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整个旅店里的人都被吵醒了,各房间都亮起了灯。东厢房里的三人先推门进来,询问原委。卖砂壶的说瞎子无故砸我的壶,瞎子说我丢了钱。东厢房里的三人好言劝解,但二人仍然不依不饶。

  这时旅店的老板也来了,对卖砂壶的说:“既然你没偷瞎子的钱,就把你的东西给他看看吧。”卖砂壶的同意了,东厢房里的三人主动帮陈一卦搜了一阵,却毫无所获。陈一卦放声大哭:“我是个瞎子,靠给人算卦好不容易积下了几串铜钱,今天半夜丢失,在这里住店的都有嫌疑。和我同屋的没搜到,那就应该从离我这个屋子最近的人开始一个一个搜!搜不到,我就不活了!”东厢房里的三人大怒:“你这瞎子真没道理。我们一片好意帮你,你不但不领情,还反咬我们一口!”

  这时候旅客越聚越多,看着陈一卦那副寻死觅活的可怜相,纷纷劝道:“就从你们三人搜起,搜不到再把我们挨着个儿搜,让瞎子死了心也好。”说着,众人便涌进了东厢房。三人没办法,只好打开包裹等物品,没有。众人要他们把箱子也打开,刘三连忙说:“这里面都是我准备回去奔丧的丧葬用品,太不吉利!恐怕冲了大伙的财气。”陈一卦坚持要打开,刘三神色大变,旅客们越发怀疑是他偷了钱,纷纷要求开箱。刘三等人汗如雨下,企图夺路而逃,早被大家拉住。旅店老板亲自打开箱子,里面是几个沾满血污的油纸包,解开一看,竟是两个遭肢解的死人!

  原来,刘三挑着的那两个箱子里藏着他的两个同伙,半夜里等两个布贩子睡熟以后,他们从箱子里爬出来,手持利斧将布贩子砍死在梦乡里,然后分置箱中,准备等天未亮时离店。因为住店时是晚上,出店时天未亮,三人相貌无人注意,即使注意了匆忙之中也分不太清。再加上住店是三人,出店也是三人,数相符,不会引起别人怀疑。本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谁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却败在了一个算命瞎子的手上!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137.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