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3-09 17:47 的文章

民间故事传说 急

  

  :【民间故事】吝啬鬼忍痛拔一毛作者:山东北河从前,有一个吝啬鬼,他是个破落户子弟,读过几年书,功不成名不就;平时又懒又馋,经常在街上闲逛,见有人喝酒,就死皮赖脸地偎上去,蹭吃蹭喝,但从来不花自己一分钱。他本来姓白名池,人们便叫他白吃。

  镇上的人们都很厌恶他,但又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他除了脸皮厚,还有一副伶牙俐齿。你只要一搭理他,就会被他黏住。有一天,镇上的张举人在家宴请几位读书的朋友,白池闻到香味又去了。张举人知道他的脾性,告诉大家都不要搭理他,这回看他怎么白吃。白池进了门就打哈哈,不用人让,就在席口上坐了下来。见大家一个个闭口不言,就说:怎么?怪我来迟了是吧?好说。我先自罚三杯!说完,连喝三杯,喝完又拣桌上好菜吃。大家还是不开口,他又煞有介事地说:怎么?还不解气?亏你们都还是有学问的人,这么小性!好说,我再自罚四杯!接着又连饮四杯,喝完又满桌子上拣好菜吃。张举人一看失算了,这样下去,大家就只能吃他的残羹剩饭了。这才制止他说:你酒也喝了,菜也吃了,该走了吧?他这才乐呵呵地说:嗯,是差不多了。那好,你们慢用,都别出来送了。我再到刘员外家去赶个场。张举人请的客人都是镇上名流,等他走后一个个摇头议论说:这德行,就是圣贤(shengxian)见了也会发愁的。大家同感,就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圣贤(shengxian)愁。这外号很快就传开了。后来不知是谁,还把这三个字写到了本镇酒店门口的墙上,意思是提醒大家都防备他,别再让他白吃白喝。

  却说这天,八仙里的吕洞宾和铁拐李外出游山观景,路过这里,见酒店门口写着圣贤愁三个字,心中不由纳闷。就走进酒店,向人询问这三字何意。店里的人告诉他们之后,二位仙人来了兴致:世间竟有这等人物?今天我二人闲来无事,不如就在这里会会这个圣贤愁!便要了一大壶酒,等那圣贤愁到来。

  不一会儿,白池果然来了。他见两位客人刚要了酒,还没点菜,便走上前来,客气地说:二位老兄初来本镇,小弟来迟,失敬失敬。为表歉意,今天我来执壶。一边说着,顺手拉过一条凳子,坐在二仙对面,摸起酒壶就要斟酒。铁拐民间故事李夺过酒壶说:这位先生莫慌莫忙,你有所不知,我二人是喝酒必作诗,无诗不喝酒。你既来了,便是有缘,入了酒场,就要守规矩。咱三个今天来个做诗畅饮,一醉方休,如何?做上诗来的,美酒任喝;做不上来的,该上哪里玩儿上哪里玩儿去!白池一听心里犯了嘀咕:这两人毛病还不少呢。我这些年白吃白喝,哪里用做过什么诗呢。转念一想:到口的酒菜总不能放过,且看他们做个啥诗,我随机应变就是了。要被他们难住,我还算什么圣贤愁?!

  思忠讯ǎ阄柿轿幌扇耍骸按艘樯鹾谩2恢位客官想以何为题?二位仙人说道:此店门外有圣贤愁三字,正好拿来做题。你我三人各取一字,每人做一首七言诗,既要合辙押韵,诗句中又必须壶、酒、肴皆备,如何?圣贤愁心想:拿什么做题不好,偏偏选了这三个字。也罢,让他们先做,我见机而作便了。便说:二位远来为客,自然先做。小弟最后请教就是。

  说罢,拔剑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放在盘里。那白池何时见过这样喝酒的?不禁大惊失色。

  那铁拐李也不示弱,他以贤字为题,也做出一首诗来:

  白池又大吃一惊。他知道,今天是遇上了异人。他觉得,这诗并没有什么难做的,难的是拿东西。他们可以割耳朵割鼻子,自己能拿什么呢?拿什么也舍不得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另外找别人蹭饭呢!可事到如今,想走也走不掉了。他只好硬着头皮,以愁字为题,照葫芦画瓢地做诗一首:

  白池刚放下汗毛,就摸酒壶,嘴里说着:咱三个的诗都做上来了,该开喝了。举起酒壶就要往嘴里倒。谁知二位仙人夺过酒壶,不满地说:不行,你这人太不够朋友了!我们割耳朵的割耳朵,割鼻子的割鼻子,你就拿一根汗毛凑数啊?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白池却心痛难忍地说:你俩就知足吧。今天幸亏是遇上了你们二位,我才第一次出血,换了别人,我是一毛也不会拔的!

  镇上的人们都很厌恶他,但又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他除了脸皮厚,还有一副伶牙俐齿。你只要一搭理他,就会被他黏住。有一天,镇上的张举人在家宴请几位读书的朋友,白池闻到香味又去了。张举人知道他的脾性,告诉大家都不要搭理他,这回看他怎么白吃。白池进了门就打哈哈,不用人让,就在席口上坐了下来。见大家一个个闭口不言,就说:怎么?怪我来迟了是吧?好说。我先自罚三杯!说完,连喝三杯,喝完又拣桌上好菜吃。大家还是不开口,他又煞有介事地说:怎么?还不解气?亏你们都还是有学问的人,这么小性!好说,我再自罚四杯!接着又连饮四杯,喝完又满桌子上拣好菜吃。张举人一看失算了,这样下去,大家就只能吃他的残羹剩饭了。这才制止他说:你酒也喝了,菜也吃了,该走了吧?他这才乐呵呵地说:嗯,是差不多了。那好,你们慢用,都别出来送了。我再到刘员外家去赶个场。张举人请的客人都是镇上名流,等他走后一个个摇头议论说:这德行,就是圣贤(shengxian)见了也会发愁的。大家同感,就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圣贤(shengxian)愁。这外号很快就传开了。后来不知是谁,还把这三个字写到了本镇酒店门口的墙上,意思是提醒大家都防备他,别再让他白吃白喝。

  却说这天,八仙里的吕洞宾和铁拐李外出游山观景,路过这里,见酒店门口写着圣贤愁三个字,心中不由纳闷。就走进酒店,向人询问这三字何意。店里的人告诉他们之后,二位仙人来了兴致:世间竟有这等人物?今天我二人闲来无事,不如就在这里会会这个圣贤愁!便要了一大壶酒,等那圣贤愁到来。

  不一会儿,白池果然来了。他见两位客人刚要了酒,还没点菜,便走上前来,客气地说:二位老兄初来本镇,小弟来迟,失敬失敬。为表歉意,今天我来执壶。一边说着,顺手拉过一条凳子,坐在二仙对面,摸起酒壶就要斟酒。铁拐民间故事李夺过酒壶说:这位先生莫慌莫忙,你有所不知,我二人是喝酒必作诗,无诗不喝酒。你既来了,便是有缘,入了酒场,就要守规矩。咱三个今天来个做诗畅饮,一醉方休,如何?做上诗来的,美酒任喝;做不上来的,该上哪里玩儿上哪里玩儿去!白池一听心里犯了嘀咕:这两人毛病还不少呢。我这些年白吃白喝,哪里用做过什么诗呢。转念一想:到口的酒菜总不能放过,且看他们做个啥诗,我随机应变就是了。要被他们难住,我还算什么圣贤愁?!

  思忠讯ǎ阄柿轿幌扇耍骸按艘樯鹾谩2恢位客官想以何为题?二位仙人说道:此店门外有圣贤愁三字,正好拿来做题。你我三人各取一字,每人做一首七言诗,既要合辙押韵,诗句中又必须壶、酒、肴皆备,如何?圣贤愁心想:拿什么做题不好,偏偏选了这三个字。也罢,让他们先做,我见机而作便了。便说:二位远来为客,自然先做。小弟最后请教就是。

  说罢,拔剑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放在盘里。那白池何时见过这样喝酒的?不禁大惊失色。

  那铁拐李也不示弱,他以贤字为题,也做出一首诗来:

  白池又大吃一惊。他知道,今天是遇上了异人。他觉得,这诗并没有什么难做的,难的是拿东西。他们可以割耳朵割鼻子,自己能拿什么呢?拿什么也舍不得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另外找别人蹭饭呢!可事到如今,想走也走不掉了。他只好硬着头皮,以愁字为题,照葫芦画瓢地做诗一首:

  白池刚放下汗毛,就摸酒壶,嘴里说着:咱三个的诗都做上来了,该开喝了。举起酒壶就要往嘴里倒。谁知二位仙人夺过酒壶,不满地说:不行,你这人太不够朋友了!我们割耳朵的割耳朵,割鼻子的割鼻子,你就拿一根汗毛凑数啊?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白池却心痛难忍地说:你俩就知足吧。今天幸亏是遇上了你们二位,我才第一次出血,换了别人,我是一毛也不会拔的!

  说到隋对岭南百越的统治,不能不提到一位巾帼英雄--洗夫人,在男尊女卑时代,作为一位难得在正史中得以列传的传奇人物,本书也以此专章记述其事迹。

  洗夫人为后人尊称,洗不是夫姓却是娘家姓氏,从称呼上又是一奇,也可看出,其自身家世及本人的魅力,并不是依附夫家而得到的功名。

  洗夫人为高凉(今广东阳江西)人氏,祖上世代为南越首领,拥有部落十万余家,在当地势力很大。洗夫人可以说出自地方豪强世家,可她并没有静养深闺,而是喜欢舞枪弄棒,并且积极参与部落管理,还能行军用兵,很有章法,这得益于南越之地,没有中原礼教的束缚,使她能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才能得以发挥。

  很快都知道洗家有个才女,最难得的是,洗夫人并没有骄横跋扈的贵族小姐脾气,还心眼很好,明事理,喜欢打抱不平,可恃强凌弱的还都是她的亲族,因此,常常出面劝导亲族,化解不少冤仇,以信义被当地人们颂扬。

  南越之地,一直被江南的几大王朝统治着,名义上听从朝廷号令,其实,在这边却是自行一套,到处是土霸王土皇帝,依靠农奴制各自为政。

  到了萧梁时代,来了个罗州刺史,叫冯融,北燕王冯弘的后裔,后来北燕被北魏所灭,冯弘流亡到高丽,长期流亡也不是办法,便派儿子冯业带着部属三百人从海路南下,投奔刘宋王朝。冯业等人到了新会,遭遇大风浪,只好靠岸,便住了下来。刘宋王朝对这个流亡的北方贵族还是很看重的,便封为怀化侯,授予刺史职权,世居新会。

  冯融是冯业的孙子,江南几个王朝走马灯地乱换,冯家趁乱发展地方势力,在几个王朝都恨吃得开,萧梁时代,冯融被封为罗州刺史。冯融还是很有想法的一位官员,他希望能以中原的礼教,来教化百越土人,实现孔孟礼教为中心的理想国,事情进行的不太顺利,因为这些土人习惯了听从部落酋长的话,这种根深蒂固的农奴制下的地方文化无法改变,那些地方贵族都是土霸王,更强烈抵制外部势力对其内部事务的干预。

  冯融想来想去,想了个主意,与当地豪强联姻,以婚姻关系,快速融合到当地统治阶层,那样推动政令,就可以借力地方豪强,会顺利得多。

  打定主意就四处往各家豪强的深闺寻找,洗夫人的大名便传进冯融的耳朵,而且洗夫人的行事作派,都符合冯融的道德观念。冯融当即决定,找人说媒,给儿子高凉太守冯宝联姻,洗家盘算来盘算去,冯家虽然是外乡人,可世代在本地为官,是中央朝廷的代表,冯宝年纪轻轻就坐上高凉太守的交椅,不管怎么盘算,这都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

  就这样,洗夫人便嫁入冯家,嫁入冯家后,洗夫人很快就被老公公和丈夫快速进行汉族礼教洗脑,不是一家人不仅一家门,洗夫人很聪明,也很快适应了这种礼教环境,还和婆家几个大男人一起,成为汉家礼教文化的布道者。

  有了洗夫人的支持,冯家在百越的统治得到巩固,洗夫人也借丈夫的红顶子,和丈夫一起,参决政事,有了红顶子再加上自己的地方势力,洗夫人的政治光芒很快盖住了冯宝,冯宝索性将政务都交给她。

  洗夫人处理政务,明断事理,非常果敢,就算是地方部落首领,或者自己的亲属,也一律依法惩处,不讲情面,慢慢成长为当地最有权威的政治领袖。

  论起能力,洗夫人与之后的武则天,很有一拼,可惜,洗夫人嫁的不是皇家,不然的话,说不定在江南会出现一个叱咤风云的女皇帝。

  很快到了萧衍老头儿统治后期,著名的侯景之乱爆发,皇帝被困在金陵的消息很快传到岭南,萧梁亲贵,广州都督萧勃,赶紧筹办进京勤王事宜,征召辖区内的军队,准备组织勤王。

  冯宝的顶头上司,高州刺史李迁仕蠢蠢欲动,也借机调集军队,试图趁乱割据,便召唤手下的各个地方首脑,赶来会商勤王大计,实际上是想控制住他们,迅速集合军队。

  梁武帝时,发生了堪称浩劫的侯景之乱。广州都督萧勃广征辖内军队,前去救援梁武帝。高州刺史李迁仕名为响应萧勃的号召,实际另有异谋,欲借机征集本州军队,准备割据自立。冯宝接到命令,心急火燎地就想赶过去,被精明的洗夫人给拦住了,冯宝很不耐烦,虽然让你参与政务,可带兵打仗这是老爷们的事,你横加阻拦什么。

  洗夫人冷静地给他分析,老李用心不善,都督命他勤王,他却称病不去,暗中却整顿军马,这里边肯定有阴谋,如今他召唤你,很可能会扣押你,到时候你是跟着他造反还是反抗呢。

  冯宝如梦方醒,冷汗淋漓,这兵荒马乱的时代,啥事都能碰上,行事确实要谨慎小心。

  冯宝开始庆幸没被李迁仕裹挟过去造反,对洗夫人的远见卓识,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是言听计从了。这时候,萧梁的平叛官军和李军已经热热闹闹地打起来了,冯宝又想蠢蠢欲动,帮助官军平叛,洗夫人冷静地按了按丈夫的肩膀,耐着性子看双方的武斗大戏。

  很快,双方呈现胶着状态,谁也短期内很难消灭谁。这时候,伟大的洗夫人笑了,她亲自带着一千士兵,挑着酒肉土产品到李迁仕的州衙,老李最近忙着打仗,好久没享受美味酒宴了,这场仗还不定要打到啥时候,心里其实已经隐隐后悔造反了,做土皇帝其实更逍遥,非争那个名分干什么。

  看洗夫人带来这么多礼物来投诚,大是兴奋,洗家的来头,老李还是明白的,这说明地方头领们是拥护自己的,于是高高兴兴地迎接他们。来到近前,哪知道这美娘子其实是母老虎啊,发一声喊,后边这帮人扔了酒肉,抽出刀枪就打起架来,老李没防备,很快被打得屁滚尿流大败亏输。

  冯洗两人可谓珠联璧合,一方代表朝廷正统,一方代表地方豪强,名正言顺又有扎实的地方实力,成为岭南地区大片土地的实际主人。

  冯宝病卒,洗夫人就独当一面,成为岭南土皇帝,她很聪明,她不招惹中央政权,此时正是梁陈换代之际,陈霸先在长江边和拥护萧梁的势力打的不亦乐乎,根本无力南顾,另外,陈家也是南方出身,深知地方豪强的实力。另外,陈霸先和洗夫人还有一段革命友谊,当年平定李迁仕的时候,洗夫人和陈霸先作为友军首领,互相合作愉快,洗夫人眼光独到,感觉这人日后会成大事,也倾心接纳,要不是男女有别,说不定就趁热打铁拜把子了。如今陈霸先当国,洗夫人也热情地表示拥护。毕竟又有革命友谊在里边,既然洗夫人表现的很尊重陈朝中央,那就行了,顺水推舟,将岭南的实际统治权拱手相让,还封赠洗夫人才九岁的儿子冯仆为阳春郡太守。

  后来广州刺史欧阳纥又想造反,在岭南造反,没有洗夫人的支持,是不可能的事,怎么取得洗夫人的支持呢,老家伙想到了做阳春郡太守的冯仆,冯仆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啊,哄他在身边,不怕洗夫人不从。

  于是欧阳纥玩起当年李迁仕玩过的把戏,邀请冯仆太守到广州玩玩逛逛,他这次做的比老李强很多,没引起洗夫人的重视,顺利将小家伙弄到广州。冯仆虽然小,可也知道造反不是好玩的,就给欧阳纥说自己啥也管不了,你要我造反得问问母亲去。欧阳纥想想也是,就让他写信劝洗夫人跟从造反。洗夫人一看,恼了,欺负小孩子,这太不象话了,洗夫人闹了,义正言辞回信:我忠贞贯经梁、陈二代,不能为了保全你,而负国家!痛下决心,舍了孩子也要套狼。

  整顿兵马,联合各部落势力,向欧阳纥发起攻击,同时派使者要求中央调新刺史来岭南安抚民心。欧阳纥也是头脑发热,也没多大势力,很快兵败逃窜。

  幸运的是,冯仆倒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安然无恙,估计是欧阳纥惧怕洗家的势力,留条后路,没有赶尽杀绝。战争结束,冯仆因祸得福,被陈朝中央封为信都侯,加平越中郎将,迁石龙太守,小小年纪就在仕途上混的风生水起,当然,不是他自己混的,还是洗家势力托的。

  时光荏苒,陈朝时候,洗夫人还是过得很滋润的,慢慢从中年妇女成长为老太婆,本来想安度晚年,没成想,先是宝贝儿子冯仆病故,白发人送黑发人,其痛苦可想而知。接着陈家几个爷们太不争气,很快就又到了改朝换代的当口,大隋强军压境,陈叔宝很快就将陈朝江山祸败掉,陈朝一完蛋,岭南又成了无政府状态,混乱之中,部落联盟会议,拥戴洗夫人为头领,称为圣母,作为岭南地区的大头领,实际就是土皇帝,如果趁机开基建国,还真能过过女皇瘾。可这皇帝也不是好当的,弄不好会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洗夫人还是看的很明白的,也没野心膨胀到要去做女皇,有足够的真诚与威望,没有太多的私欲与权谋,这也是洗夫人人格魅力所在。

  洗夫人当然不让地主持起岭南事务,在朝代更迭的乱世里,保持了一方安宁,也是功业一件。

  短暂的混乱过去,陈王朝彻底瓦解了,隋军摧枯拉朽,向岭南进发,赶到最前边的隋军总管韦洸带着一路胜利前进的铁骑雄师,一股扫灭一切的气势。岭南就在眼前,军锋扫到当地土人的山寨,韦洸却挥了挥手,驻马停了下来,吩咐就地扎营,众军一片茫然,从长江南岸,一路南下,几乎没碰上多强的抵抗,千里行军,如今到了最南端了,拿下岭南,就可以凯旋回朝,庆功领赏了,众军气势很盛,被韦洸硬生生地闷在大营,随时准备爆发。

  这些年,陈朝中央对洗夫人不薄,洗夫人也倾心忠于陈王朝,亡国之际,洗夫人没有退缩,积极布防,准备与隋军决一死战。

  随军大营虽然弥漫着强烈的求战气氛,主帅韦洸却没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冷静地分析岭南的局势,长期以来,这地方都属于蛮夷之地,是个半割据状态的地方势力,洗夫人的大名,韦洸是知道的,岭南地区到处是崇山峻岭,易守难攻,若以力取,必定伤亡惨重,想来想去,他没有擅自进兵,而是将军情快速回报给建康城内的晋王杨广,杨广想了一计,既然洗夫人忠于陈朝,陈朝的皇帝已经做了俘虏,甘心放弃国家了,你还效忠什么呢。于是命陈叔宝写了劝降信,为了让她确信陈朝已经灭亡,后主已经投降,还带了当年洗夫人进宫陈朝的信物犀杖。

  洗夫人接到信件和犀杖,确信陈朝已然瓦解,皇帝被俘虏还投降大隋了,想起这些年与陈家王朝的情谊,如今一旦灰飞烟灭,心里还是非常伤感,率领手下数千个部落酋长,向陈霸先等历代先皇哭拜一场,然后仔细考虑岭南的前途。

  从萧梁而南陈,这已经是第二次面临是否改换门庭的抉择了,洗夫人思前想后,决定归顺大隋朝廷。于是,她派孙子冯魂带着部众迎接韦洸进入广州。

  文帝也知道洗夫人在岭南的力量,投桃报李,延续陈朝的政策,对洗夫人及其家族大加封赏,册封洗夫人为宋康郡夫人,冯魂为仪同三司。

  可洗夫人并没有说服所有的岭南地方首领,他们当时没敢反对,在韦洸带隋军进入广州城后,以番禹人王仲宣成为这伙人的头头,他们秘密结盟,不愿意臣服隋朝,决心避着洗夫人包围广州,赶走韦洸。隋军猝不及防,被团团围困,消息传到洗夫人那里,洗夫人极为恼火,摆在她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继续执行亲隋政策,与隋军联合,击败反抗的力量,彻底肃清岭南。一是与王仲宣一起,与隋朝决裂,赶走隋军,割据岭南。如此一来,洗夫人出尔反尔之举将极大此损害其威望,何况大势已成,岭南并没有多少割据的资本。就算割据成功,王仲宣等人会与洗家和睦相处吗。

  想清楚了这些,洗夫人亲自披挂上阵,派孙子冯暄带兵就远韦洸,可冯暄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磨磨蹭蹭不走了,洗夫人很纳闷,派人去问,冯暄支支吾吾,敷衍搪塞,洗夫人很快查明,冯暄是因为与叛军里一个首领陈佛智关系很铁,不愿进剿。军情紧急,洗夫人果断派人,出其不意将冯暄给抓了起来,投入大牢。接着派另一个孙子冯盎去讨伐陈佛智等人,很快,王仲宣和陈佛智等人的乌合之众被击溃。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洗夫人乘马披甲,上张锦伞,后面簇拥着劲骑。这极大地鼓舞了士气,以少胜多,一举击溃叛军。

  隋王朝对洗夫人的举动很感动,决定在岭南,还是以洗夫人为主,派出使者裴矩对各部落首领积极劝谕,恩威并施,命他们去参谒洗夫人,其中在当地影响力很大的苍梧陈坦、冈州冯岑翁、梁化邓马头、藤州李光略、罗州庞靖等人,均诚恳参拜洗夫人。就这样,洗夫人树立起对岭南土人的绝对权威,岭南地区也因此走向安宁的生活。

  隋文帝很欣慰,派冯盎任高州刺史,同时赦免冯暄,还封其为罗州刺史,追赠冯宝为广州总管,谯国公,册封洗夫人为谯国夫人,最为特别的是,明确洗夫人可以有自己的幕府,可设管理,授予印章,可调度部落六州兵马,遇到紧急情况,有调动兵马的决定权。独孤皇后还上次名贵的服饰。

  可以说,文帝是将洗夫人看做腹心官员,推心置腹地将岭南地区的统治权给了她,在男尊女卑的社会,洗夫人成为古今罕见的女领袖。

  岭南在洗夫人的治理下,有了长期的平安秩序,在洗夫人晚年,还是出了个大事,当时朝廷派驻的番州总管赵讷,极为贪婪凶暴,恶劣的统治环境让辖区内的少数民族或叛或亡,洗夫人非常愤怒,上述中央,历数赵讷罪行,派兵将赵讷绳之于法,同时接受中央委托,召集流亡。不顾年高,亲自跋涉十多个州郡,再次重建了岭南地区的社会秩序。

  洗夫人的成功,并不在于自己及家人的封官进爵,富贵荣华,而在于,经过多次重要的历史时期,她能稳定岭南地区的社会秩序,最重要的是,她积极的亲中央政策,使得各个中央朝廷都对岭南地区,有着稳定长期的管辖,为国家统一大业作出了几位卓越的贡献。可以说,洗夫人是古今少有的民族英雄,而不是简单的治国能臣。

  在岭南地区的每次部落大会,身为最高领袖的洗夫人总要将梁、陈、隋三朝赏赐的物品,陈列在庭院中,告诫子孙及部属:这些赏赐之物,是忠孝之报,你们要经常思考这些事情,忠于天子。

  洗夫人的衷心归附和明智果决的领导,对隋朝在岭南地区的稳定统治有着决定性作用,也为大隋之后进军交趾等地,有了巩固的后方和基地。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203.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