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3-10 22:18 的文章

有哪些邪性荒诞的民间故事?

  就像现在某些地方的“算命村”、“武术村”、“诈骗村”一样,跑马坡的阴阳邪术也是祖传,村里有一部分人祖祖辈辈靠阴阳邪术吃饭。

  外公曾说,邪阴阳也分很多种。有些邪阴阳只是炼个壮阳药丸、勾兑些水,卖给那些饱暖思淫欲的地主商人,并不直接祸害人。

  但是有些邪阴阳,专门炼鬼养鬼,驱鬼谋财害命。这些邪阴阳为了炼鬼,会挑选生辰八字合适的人,设计拐骗之后将其杀死,豢养魂魄,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外公有个朋友,以前有点小偷小摸,为人好赌,外号叫狗的食。这个狗的食,喊山在前面的文章里专门介绍过,见《雪夜追贼》与《索魂骨盒》。

  有一天,狗的食慌慌张张找到外公,说自己被人威胁了。外公知道,狗的食光棍一条,是个泼皮,一般只有他威胁人,没有人威胁他,现在丢下面子找上门来求助,那就证明威胁他的人很可怕。

  狗的食告诉外公,有一天他家里突然闯进来了两个汉子,这两人身材一高一矮,体型一瘦一胖,矮胖子穿着一件麻布薄衫,高瘦子大热天的披了一件羊皮袄子。

  这两人进门问他:你是不是狗的食?狗的食自己养了一条黄狗,就在门口卧着,这两人进来的时候,黄狗一声未吭,这让他感到奇怪。

  狗的食刚开始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警觉起来,这些人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闯进门来,张嘴就直呼名字,难道是来寻仇的?

  因为狗的食自己就是个混混,所以他这方面的反应很快。本来躺在炕上抽旱烟的他一个翻身起来,一边回答说我就是,一边把立在床边的一个铁棍拿在手里。

  矮胖子嘿嘿冷笑一声说:你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我们还没打算弄死你,只是有些话要问你。

  高瘦子说:我们是跑马坡来的,我们的兄弟在马家庄被人暗算了,现在还在家里躺着,我们打听了很久,说我兄弟出事前和你差点动手,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找找暗算我兄弟的人。

  狗的食是个机灵鬼,一听这两个人这么说,就知道他们是邪阴阳一道的,这些家伙,不光拳脚好,还会邪术,和他们硬拼只能吃亏。

  狗的食说: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了,马家庄有丧场的时候,我去赌过博,有个大胡子兄弟脾气很暴躁,不小心撞了我一下,我说了一句,他就想打我,不过被大家劝开了。我和他就是吵了几句嘴而已,又没有深仇大恨,为什么要暗算他?

  高瘦子一双鹰眼狠狠的盯着狗的食看了一眼,然后说:要是动拳脚,三个你也暗算不了我兄弟,不过你要是请人为难他,那也不是不可能。

  狗的食说:这我就更听不明白了,你们既然打听了找上门来,那肯定是清楚我,兄弟我虽然也算场面上混过的,但也就是讨个生活,这些年吃了不少亏,很多坏毛病都戒了,我就这么一个人,自己糊口都愁,哪还有能力去请人暗算你兄弟?

  高瘦子没有接话,示意矮胖子动手翻翻狗的食的东西。矮胖子把狗的食的箱子柜子翻了个底朝天,破破烂烂的东西倒腾出一堆来。狗的食猜想他们肯定是找那个被他丢进粪坑的《索魂骨盒》,所以也就没有阻拦。

  这两人搜了半天,一无所获,要走的时候对狗的食说:你最好想想,我兄弟除了你之外,还和什么人有过过节,要是想起了,你就找个人到跑马坡给我们毛家兄弟传个话,我们找到了对头,就不再为难你,要不然,这事还没算完。

  两个人说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狗的食只听到门口的黄狗一声哀嚎,等他追出去的时候,这两个人已经不知所踪,那只黄狗,不知道被这两人使用了什么邪术,全身的毛全部被火烧焦,双目圆瞪,已经死在地上了。

  狗的食无依无靠,这条黄狗是他的伴儿,现在黄狗被人杀了,他心里很悲愤,他知道自己斗不过跑马坡的邪阴阳,所以就来找外公求助。

  外公听了狗的食的话,知道来寻仇的这两个人不简单。他想了想,对狗的食交代了几句,让他抓紧去办,然后他又喊来了自己的几个徒弟,商量了半晚上。

  狗的食按照外公的安排,打发人到跑马坡给毛家邪阴阳回了个话,说自己打听到了一点消息,约他们第二天下来详谈。

  第二天,毛家兄弟果然如约而至,来到狗的食家里,不过他们一推门,就惊呆了。

  只见狗的食不太宽敞的屋里坐满了人,这些人大都是附近村镇县乡有点名气的阴阳先生,还有本地大家族有名望的族长,各村的村长。

  见毛家兄弟来了,狗的食招呼说:两位来了,请坐,我今天把这一片有头有脸的人都请来了,让大家一起帮忙,看能不能查出你家兄弟是被谁暗算的。

  马家庄的村长首先开口说:两位说你们的兄弟是在我们马家庄遭人暗算,我们马家庄的庄风一向极好,吵嘴骂街的事情都很少有,暗算人这样的事情出在我们村,我有义务替兄弟打听,却不知你家兄弟是如何被人暗算的,伤在哪儿?

  马家庄的村长接着说:我们村的村民说,你家兄弟是得了急病,我们村还曾专门打发人把他送到镇上看病,得病这事由天不由人,怎么就是暗算了呢?

  矮胖子没耐心,气呼呼地说:我看在座的也有高人,我就直说,我们兄弟是个阴阳,是被人破了法才得病的,他身上的法器也丢了,这不是暗算,这是什么?

  坐在炕上的大阴阳杨师接着话茬说:你们毛家的本事,我也知道一点,我和你们的父亲还见过几面。你说说你兄弟丢了什么法器?他来马家庄的丧场做什么?要说是来赌博,马家庄距离你们跑马坡好几十里路,这也划不来啊!

  矮胖子脸上黑一阵红一阵,却不知道怎么对答。喊山在《索魂骨盒》里已经讲过了,他这个兄弟,其实就是一个炼鬼的邪阴阳,跑到马家庄就是来索魂炼鬼的,这样的话,他们怎么敢说出口?

  马家庄的村长说:我们马家庄的村民一向安分守己,我们从不伤天害理,但是要有人想到我们村为非作歹,那要问问全村老百姓愿不愿意!

  高瘦子心机深一些,眼看自己兄弟的恶行已经被人识破,在座的人他又得罪不起,知道嘴硬下去没有好结果,于是拉了一把矮胖子,自己站出来说:我们兄弟的事情,让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操心,我心里十分感激,我兄弟暂时还在养病,无法言语,等他康复了,我们再来问他,要是他真的有什么不对的,我们也不会纵容他,只能怪他倒霉了。

  外公看瘦子找台阶下,就顺势说:我们龙川这一带的人,向来恩怨分明,我想不会有人专门暗算一个来此地做客玩耍的外乡人。这里面肯定有误会,你们兄弟既然生了病,就好好治病吧,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

  矮胖子和高瘦子对视了一眼,抱抱拳说:麻烦各位,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的事情,我们兄弟就到这儿打住了。

  矮胖子还专门看了一眼狗的食说:对不住了兄弟,咱以后再慢慢给你赔罪。两人说完,转身就出门走了。

  外公说:这毛家三兄弟的邪术也厉害,今天他们自知理亏,不敢挑事,不过我看他心里还是不服气,各位,为了龙川的安宁,以后要是有事,大家还得齐心协力应对。

  在座的都点了点头。外公曾经平息过黄鼠狼作祟,收拾过死娃娃沟的迷魂子,他的这些经历,喊山在《外公经历的奇人异事》讲过。跟着他学武的徒弟又多,他在龙川也算有点威望,这次他把大家动员起来,就是怕跑马坡的邪阴阳不知深浅,挑起事端。

  不过也正如外公说的一样,跑马坡这邪阴阳三兄弟,心里并没有服气,他们后来给狗的食施法,差点把狗的食害死。这我们在下一个故事里再讲。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233.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