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3-20 06:51 的文章

民间感人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猎人,名叫海力布。他热心帮助别人,每次打猎回来,总是把猎物分给大家,自己只留下很少的一份。大家都非常敬重他。

  有一天,海力布到深山去打猎,忽然听见天空中有喊救命的声音。他抬头一看,一只老鹰抓着一条小白蛇正从头上飞过。他急忙搭箭开弓,对准老鹰射去。老鹰受了伤,丢下小白蛇逃了。

  海力布对小白蛇说:“可怜的小东西,快回家去吧!”小白蛇说:“敬爱的猎人,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报答您。我是龙王的女儿,您跟我去,我爸爸一定会重重地酬谢您。我爸爸的宝库里有许多珍宝,您要什么都可以。如果您都不喜欢,可以要我爸爸含在嘴里的那颗宝石。嘴里含着那颗宝石,能听懂各种动物说的话。”海力布想,珍宝倒不在乎,能听懂动物的话,对一个猎人来说,那太好了。他问小白蛇:“真有这样一颗宝石吗?”小白蛇说:“真的。但是动物说什么话,您只能自己知道。如果对别人说了,您就会变成一块僵硬的石头。”

  海力布有了这颗宝石,打猎方便极了。他把宝石含在嘴里,就能听懂野禽野兽说的话。哪座山上有什么动物,他全知道。从此以后,他每次打猎回来,分给大家的猎物更多了。

  过了几年,海力布正在深山里打猎,忽然听见一群鸟在商量着什么。仔细一听,那只带头的鸟说:“咱们赶快飞到别处去吧!今天晚上,这里的大山要崩(bēng)塌,大地要被洪水淹没,不知道要淹死多少人呢!”

  海力布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他急忙跑回来对大家说:“咱们赶快搬到别处去吧!这个地方不能住了!”大家听了很奇怪,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呢?尽管海力布焦急地催促大家,可是谁也不相信。海力布急得掉下眼泪说:“我可以发誓,我说的话千真万确。相信我的话吧,赶快搬走!再晚就来不及了!”有个老人对海力布说:“海力布,你是我们的好邻居,我们知道你从来不说谎话。可是今天你让我们搬家,你总得说清楚呀。咱们在这山下住了好几代啦,老老小小这么多人,搬家可不容易呀!”

  启迪:人要有一种牺牲精神,危难时刻、疾病来临时,可以牺牲小我,保全大家!

  在五莲山望海峰东北的山顶上,有一块巨石形似向东方爬行的大乌龟。这就是从东路来的登山者首先看到的龟石,在当地至今还流传着它的传说。

  传说,在很久以前,五莲山下是一片直接东洋的大海,五莲山只是大海中的一个露尖小岛。在五莲山的西北面,也就是现在的三关口处,有座水陆相接的大码头,和岸上的坞头小镇相邻。那些远近航行的客货渔船多在此港停泊,大批海商也来这里集结。于是这个不出名的小镇,也渐渐的有了客栈、酒馆、妓院、商市、作坊等。因此也就买卖兴隆,街市繁荣,每到夜晚灯火通明,行人挤挤,热闹非凡。每天来这里歇脚打尖,品茶饮酒,设摊住店的人络绎不绝。可是其中有个高大黝黑,不渔不商的黑脸大汉,每晚必至,吃酒似饮水,吞食如壮牛。每天在妓院中过夜,但不等雄鸡报晓即速速离去。常在镇上的人都认识他,却不知他的姓名。有人问他,自称大船上的水手,姓邬名贵,是东海人士。后来海洋中曾发生过巨响,惩罚了他,这才知道他的真实来历。

  原来这邬贵,是个假姓名,他的身世是一只大乌龟,东海龙王手下的一员巡海大将,他负责东海西岸北片水域的安全巡查。因多年得不到提拔,日渐消极懒惰。每到夜晚,他南北草草走一趟,就来到这个坞头镇酒肆中痛饮无度,然后再去妓院玩弄如花似玉的女性,在雄鸡高啼前返归大海交还印牌,即卧巢大睡。有一天,他在酒肆中饮下上等老酒十余碗,踉踉跄跄奔往妓院,老鸨子见又来了常客,就叫来了五个美女供他享乐,一直折腾到日出东海。他一看过了交牌时间,就从女人的怀抱中挣脱出去,赤条条地跑上码头,也不顾行人的嗤笑,便一头扎进大海中,奋力向深渊游去。他的作为早就有细作报知龙王,当他游到五莲山岛边的石岸时,就被龙王差来的值勤夜叉擒住,押上岛顶,现出原形趴在地上,等候龙王的发落。大约在辰牌时分,就听到一声山摇地动的巨响,一颗灼热的大火球在岛顶爆炸,将这个贪酒好色失职的王八,炼成一块赤裸裸的坚硬龟石。

  从前,有这么一个村,村东头住着户人家,男人没有了,就一个老婆领着仨孩子娘四个过日子。老大是男孩,叫笤帚疙瘩;老二老三都是闺女,叫炊帚疙瘩和扫帚疙瘩。 这一年正月,他娘要回娘家出门,三个孩子都要跟着,老大在家里惯,年龄也大,他娘就领着他,嘱咐俩闺女好好看门,天黑他们就回来。娘俩走了一半路,笤帚疙瘩说渴了,想喝水。他娘就劝他快走,这边漫坡里连个人家也没有,上哪找水啊!笤帚疙瘩不听,坐在地上哭着不走。他娘没办法,就说,你坐着哈,别到处走,我去找找看看,就找水去了。笤帚疙瘩坐在那里等啊等,太阳偏西了他娘还没回来。这时候来了一个老婆婆,笤帚疙瘩就问她没看见他娘,老婆婆说,你娘在后面,快来了,来,我先给你拿拿头上的虱子。

  笤帚疙瘩听了就坐在老婆婆的前怀里叫她拿虱子。老婆婆原来是皮胡子精变的,把笤帚疙瘩他娘吃了,又变了个老婆婆来吃笤帚疙瘩。老婆婆露出本来面目,用长指甲掐巴着笤帚疙瘩吃了!吃完了,又朝村子里去了。炊帚疙瘩和扫帚疙瘩在家看门,等到黑天也不见娘和哥哥回家,就吹灯躺下睡了!半夜里,听到敲门声,炊帚疙瘩就问,谁啊?皮胡子精就装着用她娘的声音说,我是您娘啊!炊帚疙瘩又问,你怎么自己回来了?俺哥哥呢?皮胡子精说,您哥哥在您姥娘家住下了,耍两天再回来。炊帚疙瘩就下炕拉开门闩让皮胡子精进来。皮胡子精一进屋,炊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就摸火镰和石头要打火点灯,皮胡子精快说,别点灯了,怪麻烦地,我也怪累地,困吧!炊帚疙瘩和笤帚疙瘩也没多想,就躺下睡。过了一会,炊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听见他娘在吃东西,就问,娘你吃什么好东西?皮胡子精说,您姥娘知道我常咳嗽,给我几个胡萝卜,叫我压咳嗽。笤帚疙瘩一听,嚷着要吃,皮胡子精没办法,只好给了她一个。

  笤帚疙瘩拿过来,咬了一口,没咬动,一摸是个人手指头,上面还套着个顶针子。再仔细一摸,是她娘的顶针子!原来姊妹俩是女孩,她娘经常教她们做针线,娘的顶针子上磨破了个小窟窿,她们都很熟悉!笤帚疙瘩知道不好,听大人说最近这里来个皮胡子精,专门吃老人小孩,肯定是皮胡子精把她娘和哥哥吃了,又变成她娘来吃她们姊妹俩,就没做声,她捅了捅姐姐,说要解手。炊帚疙瘩说,自己到天井去就行。笤帚疙瘩说一个人害怕,要炊帚疙瘩穿上衣服一块去。姊妹俩穿上衣服来到天井,笤帚疙瘩小声告诉炊帚疙瘩刚才吃的是娘的手指头,上面有娘的顶针子,肯定是妖精把她娘和哥哥吃了。姊妹俩就想了个杀死皮胡子精的办法。他们爬到屋后的大树上,在树上吆喝,娘,娘,快来看人家放花地啊!皮胡子精听了,来到大树下,说,我怎么看不到啊?姊妹俩说,叫树挡着了,你上来就看见了!皮胡子精说,树那么高,我怎么上去啊?笤帚疙瘩说,你把那个大箩筐栓上绳子,把绳子扔上来,我们拉你上来你不就看见了?!皮胡子精很想看花,就按姊妹的要求办了,两姐妹在快要拉到树顶的时候突然松手直接把皮虎子精跌落在地上摔死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315.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