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3-24 07:04 的文章

丑小鸭在角落里感伤(民间故事)

  她从来都是一束马尾,素面朝天,衣服离不开灰褐色。偏爱长衣长裤,连夏季也不例外。在班上为数不多的女生中,算是个另类。而且,她说话的声音很轻,一般人要听个两三遍才能听清。要知道,在以男生占绝大多数优势的理科班,柳瑶这一类型是很不受欢迎的,常常被贴上“淑女,内向,斯文,害羞”这样的标签。柳瑶不是没有苦恼过,也尝试着做一些改变,可没过几天,便又被打回原形。几番周折,她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在理科A班,柳瑶的成绩一直在中下游徘徊。而老师讲课的进度很快,跟的上的坦荡荡,跟不上的,像柳瑶这样,除了课后猛补,别无他法。当周围的同学聚在一起聊天时,柳瑶只得埋头苦干,扎进书堆,而效果却适得其反。月考下来,成绩好的还是考的好,成绩差的也在意料之内。终其一句,方法不对,努力白费。原本柳瑶想通过成绩证明自己,让自己更好的融入班级,现在是不可能的了。每当一张鲜红的成绩单贴在冰冷的墙面,柳瑶的心就像被挖了个洞,好空好空。

  那就是语文,她唯一的骄傲。她的作文,篇篇都是范文。语文老师对她赞不绝口,经常在办公室和其他老师谈论。于是,柳瑶收获了一个“才女”的外号。不过她很是低调,当某同学说,你作文怎么写的那么好啊,她总是浅浅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说哪里哪里,班门弄斧罢了。

  高三的日子是忙绿而充实的。而班上却刮起了一股风,美其名曰“黄昏恋。”说是要抓住18岁的尾巴,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柳瑶也想过,说不定那天就能遇见一白马王子,牵手漫步于校园。可事实却是,骑白马的并不一定是王子,有可能是唐僧,而唐僧,都未曾对自己回过眸。她很是泄气,不过转眼想想,也是,那个自卑的,内向的自己,那个脸蛋不算漂亮,功课不算好的自己,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柳瑶的自卑,全写在脸上。和男生说话时,时不时的会脸红;走在穿着抢眼的同学旁边,她会低下头,快速绕道走;碰见一堆男生在走廊上打打闹闹,她会立马逃走,表情极不自然,一点都大方不起来。

  同桌向青是有名的八卦嘴,外号“八妹。”超级无敌厚脸皮的他能老少通吃,这次换座位到柳瑶旁边时,瞬间一张苦瓜脸,沉默了不少。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某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四,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对柳瑶说,同学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都不说话的呢?柳瑶一下尴尬至极,不是她不想说,而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题,怕一说,就会冷气氛。向青见她不说话,急的直挠头:姑奶奶,你真是要急死我额,有话就说呗,我不会吃你嘞。柳瑶红着脸,说我本来就这个样子,你要我怎么说?

  她的声音真是太轻了,向青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于是贴过头来:你再说一遍吧,我保证把耳朵竖起来听。柳瑶的脸更红了,她提高音量的说:“这—个—问—题—我—不—想—说—第—二—遍。”向青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即,又回到了那副笑嘻嘻的模样:其实你说话挺好听的,还有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呢。

  那是事实。不止向青一个人说过她的眼睛漂亮。清澈,水灵,带有一种浅浅的忧柔,长长的睫毛令许多女生羡慕不已。也许是听到一个男生对自己的赞赏,也许是自己有了更多的信心,柳瑶的内心坦然了许多。

  不知不觉平安夜悄悄来临。班上的同学都跑去买苹果,图个节气。柳瑶倒不是很喜欢过这种节,没有行动是很正常的。她提前来到教室自习。刚坐下,就发现桌面上有一个红通通的苹果,外面包着一层精美的包装纸。这是谁送的呢?柳瑶忐忑不安的巡视了周围,寥寥几个人。难道是刘胖子?不,不可能。刘胖子就一大胃王,这苹果管他一个人都还不够,况且他的食物就没跟人分享过。那就只剩下佘晨了。那更不可能,佘晨平常和自己没什么交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送苹果给自己呢。忽然,她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柳瑶啊柳瑶,你想的也太多了吧?不就是个苹果吗?怎么扯那么远?暗恋人家也不带你这样的。说不定啊,是人家“八妹”送的。虽然是同桌之间,那小子估计是不好意思说,才摆一苹果在桌上的。对,应该是八妹,除了他,自己好像也没有几个谈得来的同学了。可是这不像他的作风啊?看来自己受“黄昏恋”那股风影响了,不然怎么老往那方面想呢!好了,柳瑶,写你的作业去吧,别瞎想了。可越是这样安慰自己,心就越静不下来。当分钟走了一圈,柳瑶的书还停留在154页。好不容易熬到了下晚自习,同学们纷纷嚷嚷的离开。向青说,柳瑶你还不走,发什么愣啊?柳瑶回过神来,“哦”了一声,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对他回眸一笑:平安夜快乐。向青愣了下,定在原地。而柳瑶已经走在教室外了。

  圣诞节如期而至,天空下起了纷扬的大雪,柳瑶翻出了那条很久没戴的紫色围巾,围巾上点缀的小花和雪花似乎有相呼应的感觉,柳瑶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有了一丝灵动的感觉。如果那个送苹果的人看见,会怎么样呢?想到这,她不禁脸一红。刚走到教室,就看见大家纷纷围着陈灵。柳瑶向来不爱凑热闹,也没怎么去关注。忽然人群中爆出一句:哇,好般配啊!不知怎么的,这一句惊倒了她,经不住好奇,柳瑶也凑过去一看。只见陈灵的手机相册里拍了好几张她和佘晨的照片。照片里的陈灵在白雪的存托下,笑靥如花,显得格外动人,一身娇艳的红色,一头如瀑布般的褐色卷发,如凡间的天使。旁边的佘晨,拿着一个大大的雪球,帅气的笑容浮在俊朗的脸上。连柳瑶都不禁感叹,这画面真实太美好了。可是转眼,一种酸楚弥漫上来,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从那天起,柳瑶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她要向佘晨看齐。于是,她开始摒弃其他的杂念,专心于学业。周六周末也不放松,报了一个短期的物理集训课程。为了提升自己的缺腿科目,算是豁出去了。功夫不负苦心人,她的成绩渐有起色。在最近的一次月考中,冲到班上第15名。这让平常戴有色眼镜看人的老班大跌眼镜。他甚至还找她谈话:柳瑶你是不是抄的?弄的柳瑶哭笑不得。

  “没有掌声,你就给自己鼓掌。”柳瑶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渐渐的,大家对柳瑶的印象有所改观。柳瑶很开心,也乐于接纳周围的同学,朋友也跟着多了起来。

  高考前100天,柳瑶买了本同学录分给每一位同学。当发到佘晨的时候,佘晨看了她一眼,收下便继续看他的书了。柳瑶很是失落。倒是向青,乐呵呵的说,柳瑶啊,你终于给我机会了。看哥的绝世好才华!他那搞笑的语气,逗得周围的同学大笑,柳瑶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柳瑶和向青成了铁“同桌。”向青成绩依然拔尖,嘻哈的性格依然深受大家喜爱。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当然,这不止是他的梦想,也是他家人的梦想。柳瑶不禁起疑:这种性格能当好医生吗?向青居然难得一见的拉下脸,严肃起来。他说,看,这种表情适不适合?柳瑶忖着脸,强压着心中的笑意,不急不慢的吐了句:还真像那么回事。

  黑板下方的倒计时天数越来越少。窗外的太阳像爆炸了般,头顶的风扇再怎么吹也不济于事。而另一则比爆炸还爆炸的消息传开了:佘晨和陈灵在一起了。有人感叹果然男才女貌,咱就没有这福气的;有人观望这节骨眼上是否能真的在一起的;也有人失落这帅哥美女从此就没有机会下手了的。而柳瑶除了失落,更多的是一种释然:暗恋的日子该结束了。她深吸一口气,向高考的最后的日子冲刺。这一把,算是豁出去了,不为佘晨,为了自己。

  高考前的第一次模拟考,柳瑶考的出奇的好,紧跟前三位。而佘晨,却掉了十几名。老班坐不住了,几番谈话轮番轰炸,甚至还打电话给佘晨的家长。佘晨没有说话,一下课后就沉默,周围的气氛降到了冰点。柳瑶很奇怪,这几天怎么连陈灵的人影都不见了。后来班上流传,老班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他们恋爱的消息,认为是陈灵耽误了佘晨这样的好苗子,这次考试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在学校,在A班,在这个关键时刻,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陈灵被踢出了A班分去了D班。

  柳瑶很同情佘晨,很想去安慰他,可每次走到那个座位便没了勇气。时间就这样一次次过去了,她的内心在艰难的挣扎。终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不知道能否成功,但她愿意一试。

  趁下晚自习,她写了一张纸条,在无人的时候,塞进了佘晨的复习资料中。她祈盼着他能看到,而她又担心他看到了,是否猜得出她来,于是她没有留下署名,还故意把字迹写潦草了。第二天,柳瑶每望向佘晨的位置一眼,她都会心惊肉跳,甚至连路都不敢往那边过了。可佘晨那边,一点反应也没有。唯一的变化就是他全身心的扎进书海了。

  最后一次模拟考,佘晨的名字出现在成绩单的榜首,柳瑶也不差,紧跟其后。老班如释重负的拍了拍佘晨的肩:“你早就该如此了。”

  高考完的那天晚上,大家纷纷扔掉桌上的书,直呼解放,然后吃饭,唱歌,无限疯狂。向青也是在那晚,在安静的操场表了白:柳瑶,你知道么,我喜欢你很久了。每天看到你笑,我就觉得好温暖,这个冬天,我们一起去C城,去医大好不好?柳瑶的眼眶红了,她低着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向青见她不出声,也不勉强,眼里的失落却一览无余。但他马上强挤出一个笑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傻丫头,和你开玩笑的呢!你又不喜欢学医,怎么可能去医大嘛!呼~~~走了啦,我送你回宿舍吧。”柳瑶点点头,几次看了看他,都欲言又止。

  暑假几乎在煎熬中度过。直到录取通知书的到来,大家才松了口气。佘晨去了他一直向往的A大,据说那里的樱花很美。向青也如愿去了医大。柳瑶由于高考发挥失常,去了当地的大学。虽然名气不如A大,但离家近,倒也方便。

  步入大学的日子,让柳瑶觉得一切都与众不同。她开始去换了个发型,穿着也逐渐有了变化,较以前大有改观,整个人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也开始,有男生向她表白,请她吃饭,但她都一一拒绝了。她的心始终有道没解开的谜题,无论如何,她要去破解。

  寒假搞了一次同学聚会,很多同学都变了样。比如陈灵,更加漂亮了,一头俏皮的短发,时尚的搭配格外显眼。饭桌上,大家叽叽喳喳聊个不停。不时的说着谁谁谁在一起,谁谁谁又分了,谁谁谁加入了某部门,谁谁谁参加了某活动。柳瑶很安静的,听着他们八卦。接下来的真心话大冒险,啤酒瓶转向的第一个人,是佘晨。他选择了真心话。他说很感谢当年送他纸条的人,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因为那张纸条,那些鼓舞的话,自己最终很幸运的到达了向往的大学。众人立即炸开了锅,纷纷猜测着会是谁。柳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拼命的安慰自己,别紧张,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手心还是冒出了汗。“柳瑶,你知道是谁吗?”佘晨突然的一句,吓了她一跳。她支支吾吾的看着他,脸涨得通红,不停的的拨弄着衣角。向青半开玩笑道,佘晨,你不要吓唬我家瑶瑶嘛,搞的就像她知道似的。佘晨笑了,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只是想不到你们俩~~~陈灵见状,马上端起一杯啤酒,爽朗的要敬他们一杯。柳瑶还没来得及弄清怎么一回事,便被灌一杯酒下肚。不胜酒力的她,耳根刷的一下就红了。

  柳瑶一回到学校,便开足了暖气。二月南方的小城,还是足够寒冷。她的QQ头像一直亮着,虽然不聊天,但习惯性的挂在那里。突然一个熟悉的头像闪动起来,是向青。他发来一个张牙舞爪的表情,说你丫到学校怎么也不给我扣一个啊。柳瑶抱歉的答道,对不起啦,然后一个抱歉的表情。聊了些许之后,向青郑重的说,柳瑶,有件事必须得跟你讲,是关于佘晨的。柳瑶的手僵在键盘上,许久才回过神来,打出一个“嗯”字。

  那天聚会之后,佘晨私下里找了向青。他认真的说,祝福你们,向青你一定要好好待柳瑶。她是个好女孩,很温暖那种。向青点点头,当然他不会告诉佘晨,他并没有和柳瑶在一起,只是想替她解围。佘晨苦笑了一下,向青,其实有时我挺嫉妒你的。你始终比我先一步,无论是你向柳瑶告白,还是了解柳瑶的心思。随即,他又释然了,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哥们,加油!

  那个时候,向青觉得自己还有希望。他知道柳瑶脸皮薄,不适合用直接的方式追求。于是他绞尽脑汁,无论是书信的委婉,或者电话的嘻哈,还是跨越一个城见面,可柳瑶就是没有反应,把他到嘴边的话又给扭转了过去。向青很是纠结,这丫语文也是学的太好了吧?总是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寝室一哥们笑他,青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你那位美女实在是太难追求了。话说回来,如果她对你有意思,你这么露骨的表现,她早就回心转意了。何必了你?

  此话听的向青五味陈杂。室友说的在理,可是想到柳瑶那张脸,他的心又动摇了。而二月份的一次活动,改变了他的生活。

  向青去年报了英语沙龙,社长说为了让学习英语的气氛越来越浓烈,为了让社团的成员互相熟悉,遂举行了一次聚餐。和贺欣就是那时候认识的。贺欣的个性和柳瑶完全不同,她大方开朗,不仅英语很好,长相也不错,是社团公认的美女。她和向青一见如故,两人越聊越投机。后来互换了QQ和电话号码。寝室的大胖说,向青你小子的桃花不错啊,连外语系的系花都搭上了。向青当时那个汗啊,不过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那女孩还不错。至于当她男朋友这回事,他压根没想过。毕竟追求她的人太多了,自己顶多是打酱油的那一类。可是他却偏偏被贺欣给看上了,还是典型的女追男版。那些个巾帼事迹很快便传遍了校园,甚至很多女生都以贺欣为榜样。在这轰轰烈烈的攻击下,向青的最后一道防线崩溃了,于是,他们牵手了。

  三月份的时候,向青也成为恋爱大军中的一员,而女主角却不是柳瑶。柳瑶笑着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给向青送了一个长长的祝福。并署名:你永远的同桌。

  柳瑶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好友梅子安慰道,傻丫头,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不要在失去时才懂得他有多么重要。若换成你,也不愿用光阴去等待一个未知的结局啊。柳瑶点点头,紧紧的抱住了梅子。

  五一放假回家,柳瑶开始整理杂乱的书柜。看着那时的毕业照,那些青涩的脸庞,她不由得浅笑。彼时的同学录完好的放在一边,她一页一页的翻着,那些俏皮犀利的话语,真挚诚恳的祝福,还历历在目。当翻到佘晨那张时,上面清秀的字迹让她心跳加速起来:柳瑶,我觉得你是个不一般的女生,无论你在哪,都要记得那个曾在角落里仰望过你的佘晨。柳瑶强忍住泪,翻到了下一页,是向青的。她轻轻的念出了左下角的那行小字:我喜欢的女生。柳瑶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可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大滴大滴的往下落。

  一阵熟悉的《同桌的你》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柳瑶理了理情绪,按下听键,电话那头传来梅子的声音,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梅子突然话锋一转,你还记得高中那次平安夜不?那天我看见向青将苹果在包装,然后放在你桌上呢。柳瑶哽咽了:你怎么现在才说,现在才说?梅子无辜的说,我以为你知道的……。喂……。喂……。。

  柳瑶挂断了电话,在床头大哭。其实当时她有两份同学录没看,一份是佘晨,一份是向青。她不是不想看,而是缺乏那份勇气,面对两个最重要的人。那时,她整天长衣长裤,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她没有傲人的成绩,也没有惊人的容貌,而强大的自尊心让她陷入深深的自卑中。她永远都不会说,她5岁那年,由于顽皮,把自己的手脚烫伤,留下了深浅不一的巴痕。小伙伴们的嘲笑,大人们异样的眼光,她退却了,在那个敏感的年纪。她没有退路,强迫自己努力学习不落后于他人,不求他人羡慕,只求能掩盖外表的瑕疵。而这样简单地想法,即使在她拿到好成绩之后,还是无法实现。她绝望了,把这深深的自卑压抑在心底,而眼神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即使那时,佘晨站在她面前表白,她也只会落荒而逃。

  她没有怪谁,也没有责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只是那年她弄丢了一颗温柔的心,错过了一场青涩的美好。

  不过她仍然感激,在最纯真的年纪遇见了他们,才知道原来青春里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345.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