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4-03 11:19 的文章

民间故事吧-百度贴吧--好故事。。等你来看。。

  《前夫凶猛TXT》&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前夫凶猛TXT》&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沐风晴满脸讥笑:“呵呵!姐姐,从你*给逸琛戴绿帽子开始,逸琛(前夫凶猛)就不爱你了!逸琛现在另有所爱!” 沐雨岚突然抬起手,手指指向沐风晴,恼怒的质问道:“是不是你趁机*逸琛!沐风晴,逸琛是我老公,是你的*!连自己的*你都抢,你还要不要脸!” 沐风晴一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咸不淡的回应沐雨岚:“姐姐,你胡说什么呢!

  真佩服那些民间故事里的长工,给地主打了二三十年的工,一分钱不给更娶不到妻子,居然忍得了那么久

  “人点烛,鬼吹灯”是传说中的四大盗墓门派之一“摸金派”的不传之秘,意为进入古墓之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如果蜡烛熄灭,须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传这是祖师爷所传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不得破例。 有谚为证: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烛,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水银班,养明器,龙楼宝殿去无数;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莫近前。 胡八一根据一本家传的残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我童年所见所闻的灵异事儿,称不上恐怖但也很离奇!我家是祖传中医世家,从小我就接触中药材,记得那年大概十一二岁吧,一个夏天的傍晚爷爷喊我帮忙收药材,那天天儿好爷爷把一些药材放在地上晾晒,每天到晚上就收起来,第二天天儿好再拿出去晾直到晒干为止。我记得那时正在屋里看动画片呢,哎呀!最烦看动画片时大人让干这干那的特别扫兴,答应一声就撅着嘴出去收药。那会儿天已经黑了,爷爷说大孙子你把窗台上的

  小时候在农村老家,那年10岁。每年都和弟弟在姥姥家过年。姥姥姥爷给我们买好多炮仗,就在那个除夕夜我和弟弟在院子里放炮仗,姥姥姥爷在屋子里包饺子。放着放着用来点燃炮仗的香灭了,我就让弟弟进屋去拿火点香回来继续放,我一个人在院里等着,当时姥姥家开着东大门,离屋门很近,我就隐约看到有个孩子站在门口看我,因为当时年龄小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就带着疑惑向大门走过去看个究竟,(姥姥家是那种铁艺的大门)看得非常清晰,

  一,妈妈讲的故事 这件事是听我妈说的,她在十七八的时候还是大集体,就是公社,大队和小队,生产队,就是大家在一块干活挣工分的时候。她一起干活的一个小姑娘有些脑袋病,现在说就是癫痫,那时候大家也不知道啥病就叫抽,因为一犯病就浑身抽搐,那大家也不知道咋回事,就知道她恍恍惚惚的,好自言自语,完了就抽,到后来走着走着路就愣神了,然后就晕过去,晚上总是自言自语还笑,刚开始都以为是脑袋病,就没多想,后来她肚子就

  我家是中医世家,几代人都是民间中医。到了我父亲这辈儿就属于中西医结合了。他是农村的赤脚大夫。平时给患者们打打点滴,慢性病的给开个中药方子调理调理,我家每年都去河北安国采购一两次中药材。因为那里的药材地道。 记得那是2001年的春天,我和父亲开着家里的小型箱货车去安国购药。那天买完药回来到咱家县城都已经晚上十点来钟了,每次去河北都要经过咱们县城的殡仪馆,属于必经之路。这次也不例外,那天天气很好没有一点风,

  我老家住在农村,父亲是当地赤脚医生。每天走家串户给乡亲们看病。大家都知道赤脚医生是随叫随到的!那年父亲25岁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一个给生产队看果园的老大爷病了,大队(村委会)用广播喊我父亲去果园给老头看病,我爸听到广播就拿起药箱骑着自行车去果园了。果园在村外离村里有不到2里的路。属于一片大土岗子。果园里还是坟地,谁家有人去世就埋在果园。父亲到果园就开始给老头量体温扎屁针(那个时候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扎屁针)

  我老家在辽宁农村,听老辈人讲咱们村儿有将近200年的历史了!人丁兴旺,有1000户人家。 在咱们村儿最北边儿有一座土丘,辈辈儿都叫它“孤女坟”,听老辈人讲是刚建村时第一户人家的女儿!姓兰,16岁就没了!后来就搬走了,以后这个村就再也没有兰姓后人! 今天就给大家说说这座坟的灵异之处, 这座坟听老人讲是建在一小块儿开阔地上,日久年深经过自然地里变化和人为破坏就变得十分低洼,但是说来也怪,无论下多大雨、它周围水多深也没

  在离我老家不远有个村儿叫“柴家窝棚” 村的,不大有个百十来户人家,基本都姓柴。听长辈讲这个柴家窝棚早年间有个柴大善人,本名叫:柴富贵, 大户人家有良田几百亩,骡马成群。日子过得非常富裕。因为心地善良,乐善好施,所以大家才尊称他为 大善人。 话说这年大善人家里突然着了一把不明原因的大火!把祖宗留下来的老房子都给烧没了!大善人共6个儿子,几个儿子都建议他重选个地方盖房子,说老房子可能有啥说道儿!大善人一听孩

  听爷爷讲他那年三十岁,有天傍晚爷爷刚吃完饭,一个患者家属来找他说媳妇月子没养好得了产后风,浑身疼的不得了,让爷爷去给看看开点药。爷爷背着药箱就去了,那时候条件有限连个自行车都没有,去哪不管多晚都靠走路! 到患者家要走将近一个来小时的路程。到患者家里天就已经黑了,把完脉开完药就往家走,从患者家里出来就已经挺晚了按时间算也得九点了爷爷抄小路往家走,合计小路近能早点到家。走小路虽然近但是走的都是田间小路

  丁少爷最大的嗜好还是泡澡堂子。 丁旦儿在“华清池”包一单间,每天吃完早点一准带陈宽去,一泡半天,雷打不动。 “华清池”搓澡匠不少,不过丁旦儿一个也不用。 他屁股上有块儿黑痣,怕人笑话。 这样,搓澡的任务便落在了陈宽身上。 为了把少爷侍候好,陈宽专跑了好几家澡堂子找人搓澡,学会了不少本事。 丁旦儿泡好了,陈宽也准备好了。 他先是用洋香皂给少爷全身涂抹一遍,再用热毛巾擦拭干净,这叫“膀灰”。 完了,便“啪”地一

  我老家在辽宁农村,小时候也没有手机电脑这些高科技的产物,所以一吃完晚饭就粘着长辈讲故事。尤其是爱听鬼故事! 姥爷在我心中是个故事大王, 听姥爷说早年间在他们村有一个叫“陈大胆”的人,是个单身汉。身体壮实,心眼好。话说那年这陈大胆自己种了几亩地的西瓜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429.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