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4-19 20:36 的文章

民间故事|乱坟鬼妻

  此人读书很用功,但到底有几分学识,却没人清楚。因为他28岁了,读书读到父母双亡,却还只是一介童生,连秀才都未考上。村里人瞧不起他,也并非全无道理。乡邻们私下给他取了个绰号,叫他“吴大默鹅”,也算比较贴切。

  这样的人,自然很难娶妻的。他这“大默鹅”,人看起来比较憨,想等他考取功名,怕是一辈子也没什么希望。

  吴雄父亲去世早,母亲是在他22岁时生病去世的。他母亲临走时,最放不下的,便是他的婚事。他母亲说,无论如何,儿子也要找个女人成家呀,实在不行,就去把那柳寡妇娶了吧,怎么也不能让吴家断香火啊!

  母亲去世他服丧满后,就跑到柳寡妇家对她说,想娶她为妻。吴雄说自己现在虽没钱,但柳寡妇若肯跟了自己,今后必定会享荣华富贵。

  柳寡妇一听就发了火,骂道,好你个吴大默鹅,竟还想白吃老娘这块天鹅肉,就你那点出息,还荣华富贵。她从灶房里摸一把黑乎乎的涮锅扫帚出来,朝吴雄劈头盖脸的打去。

  就这样,一年年过去,转眼过了六年,吴雄还是没点儿长进,年年考试,都考不上秀才。他最害怕的,却不是未考取功名,而是逢年过节到父母坟头烧纸,那时就会想到还没娶着媳妇,愧对泉下父母。

  这年中元节前一天,吴雄到镇上买好了香烛纸钱,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去上坟。当天夜里,他正在书房读书,突然连着打了十二个呵欠,觉得奇困无比,一下倒在桌上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吴雄感觉一个声音在叫他,一听竟是他老娘的声音。他惊得身子一抖,立马坐起来,向后看去,屋中出现了一个老妇,不是他母亲是谁?

  吴雄连忙跪下,给母亲磕头。他心里明白,母亲已经去世六年了,大约是此次鬼节回家来看一看吧。

  吴母看着吴雄,长叹一声道,儿啊,现在六年过去,你果然还孤身一人。娘这次回来,你父亲花八千钱才买通了的阴阳道,让我带回来一个消息,为儿谋一门良缘。如果你做到了,便可得一娇妻。

  儿子你听清了,明天晚上,你到北坡的乱坟岗,睡在坟堆间装死。到子时左右,会有一长裙女子出现,你趁她不备之时,将她抱住,一刻钟内赶回家中。到家后她会昏迷,次日她醒来后,便什么都不记得,可为儿之贤妻。

  吴母又叮嘱儿子,此女虽然貌美,但初时身体冰寒,且口中生有獠牙,一定不能被她咬住,否则阴不转阳,阳则转阴,儿的小命难保。

  吴雄听母亲如此说,他性子本就憨,便连忙答应了。他母亲说完后,化成一缕黑光,从窗户钻了出去。

  吴雄突然打个寒战,睁开双眼醒来,竟然是黄粱一梦。但刚才的梦境是如此真实,想到母亲去世数年,还在为自己操心,不禁伤感不已。

  第二天一早,吴雄就去给父母上了坟。月亮升起,那些上坟的人都回家后,他又一人悄悄摸到北坡,进入了乱葬岗中。

  吴雄见乱坟中有一颗小矮松,下面有一块大青石,就来到那青石上坐下,等了一会见无异常,于是就躺了下来,打算小睡一会,到子时也还早。

  半夜里,吴雄突然感觉到脸上有寒气,迷迷糊糊半睁开眼,顿时吓住了,面前一个穿长裙的年轻女子,看起来很漂亮,但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正俯下身子,距他面孔不到三寸,一口一口朝他哈气。

  那女子朝他连着哈了十余口气后,认为他已死了,才站起身子,转身看着月亮。吴雄睁开眼睛偷偷看这女子,白裙飘飘,身材婀娜,显得很是高贵。

  再不动手还等何时,吴雄突然一下跳起来,从背后一把抱住女子。胳膊把她箍得死死的,抱起她就飞快的往家中跑去。

  吴雄见状大惊,忙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她脸上。这女子便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回到家中时,她已完全昏了过去。

  吴雄将她放在床上,打热水来帮她将血迹擦拭干净。这姑娘,真是绝世佳人,只是她嘴里的獠牙,还是有些吓人的。

  吴雄想了想,自己也上到床上,靠着这姑娘身边睡下。第二天一早,女子醒来后她茫然无知,问吴雄是谁,她这是在哪里?

  吴雄说,你是我妻子阿英啊!前天你到后山摘菜,昏倒在外面了,这都过了一天多才醒来呢。这女子想了想,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认为自己失忆了。

  再细看她,已经与常人无二,嘴中的獠牙也消失了。吴雄编了个身份给她,她也不多问,就完全接受了。

  阿英不但漂亮,还很贤惠,她善于理家,让吴雄好好读书。后来吴雄接连考中秀才举人,二人生活得很是幸福,也没人敢叫他吴大默鹅了。

  申明:本文由静月斋原创(作者|阿飞),民间故事属虚构文学作品,目的是借古喻今、以故事明事理,弘扬中华传统美德,不得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图片源自网络,喜欢请关注小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517.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