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4-20 08:36 的文章

民间故事:悲情大哥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家当时还住在的原先那个老宅里,宅子旁边有几户邻居。其中一家是母亲姓张,守着两个儿子,老大不二十到岁,老二也就十二三岁,他们的父亲原来是在镇子里给公家开解放车的,几年前出车祸去世了。母亲也一直没再找,就守着两个儿子过活。

  因为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没有工作,家里没有规定的生活来源,过的比较艰辛。老大尽管上学时学习成绩相当好,在班里还是个班长,但是也没办法,母亲一人供不起俩个儿子一起上学,老大这个孩子也是特别要强,主动要求不念高中了了,要打零工养家糊口,供弟弟上学。当时大哥学校的校长和老师来过家里好几趟,意思是家里实在困难的话学校就不收学费了,中午吃饭还可以在学校食堂和老师们一起吃,就收个成本钱,这孩子学习好,以后肯定有出息,现在就不上学了,太可惜,好说歹说,母亲同意了,可是孩子却不干。要说这个孩子现在回想起来是特别的懂事,看到寡母供自己和弟弟上学实在是太艰难,就说啥也不念了,没办法学校也只能是放弃了。

  退学后,当时的大哥(因为我那时和他弟弟般一般大,就和周围孩子都随他弟弟一样管他叫大哥)年龄也不大,也就是十五六岁,没什么技能,只能去附近的砖厂做小工,这一干就是两三年。平时大哥那可真是孝敬母亲、心痛弟弟,有点好吃的和像样衣服都可着弟弟来。就是对我们这些邻居家的小孩,大哥也特别好,从来也不欺负,邻居的谁家有个什么活忙不过来,只要招呼一下,大哥放下自己的事就去帮忙。邻居们都说自己家的孩子长大要像大哥一样仁义就知足了。

  一天中午,大哥上工回来,张婶已经做好饭等着他呢,还是老样子,玉米饼子、炖白菜和萝卜咸菜,要说当时条件还是一般,吃饱没问题,凭粮本领粮,基本上也就是一天三顿粗粮,有点细粮像大米白面什么的,除了留着逢年过节吃的外,在就是截长补短的给老二吃点,因为老二在上学,妈妈和哥哥心疼他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让他多吃点好的。大哥进屋洗完手就坐在炕桌边大口小口的吃饭,吃着吃着就问他妈:锅里是不是蒸着大米饭呀这么香,他妈说是,给你弟弟留着的。大哥抽抽鼻子没说话,过了一会说,妈我也想吃点。他妈当时也没当回事,就说,今儿别吃了,月底就剩这点米了,一会你弟弟放学回来了该不够了。想吃等过两天妈领完粮再给你做。大哥听了没说啥,吃了一会笑了笑说,今天也不知咋,馋了。吃完饭大哥和往常一样来到院子旁井边,把家里水缸提满水,又把院子扫了一遍,穿好外衣拿着干活用的手套,在外屋地告诉他妈“我走了”,就往院子外面走。当是张婶正在屋子里炕上做针线活就随口答应一声。等到大哥关院子门的声音传过来,张婶不知怎么的心一哆嗦,突然感觉心里特别不得劲。猛然想起刚才孩子要吃大米饭的事,就一阵难过,心说老大今天是怎么了,虽说上班了,可毕竟他也只是十八九岁个孩子呀,平时但凡有点好吃的都留给弟弟,让他吃都不吃,今天孩子干了一上午的体力活,回来想吃口大米饭,我这当妈的怎么就不让吃呢?她越想越难受,就下地追出门外,可只看到了孩子越走越远瘦弱的背影。

  一下午张婶的心里头就是堵得慌,而且毛毛躁躁的静不下心来,就寻思晚上怎么也得焖锅米饭给孩子吃,没米就上隔壁他王婶那先借一点,月初领完粮就还。正想着呢,就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跑步声,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冲进屋子,妈妈一看认识,是和儿子一起上工的铁子,还没等吱声呢,鉄子急促的说,不好了,婶,你家老大出砖时被倒了的砖垛砸没气了。

  几年后,回老家走亲亲还碰到过张婶,张婶明显的已经老了许多,唠嗑时知道老二挺有出息,已经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老二对张婶也孝顺,这也算她一个盼头吧。尽管回避唠大哥的话题,可临走时张婶还是主动说;你说我这当妈的咋这么狠心,孩子活这么大,为了养家糊口连学都不上了去劳动,一天福也没享着,要走了就想吃口大米饭都没让他吃上。我看着张婶欲哭无泪的表情,不知说什么好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522.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