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4-27 10:25 的文章

最经典的中国民间故事

  尧柏村东头,王家老大志远的媳妇玲巧和婆婆为了一床棉被闹得不可开交。玲巧说婆婆趁她今天回娘家,把她一床薄棉被里的好棉絮换成了破棉絮。老人气得赌咒发誓说:我都没进过你的房间,咋会换了你的棉絮,你咋好意思说出这种不讲理的话?这可惹恼了玲巧,玲巧嚷着:谁不讲理了?谁不讲理了!扑上去把老人猛推一把,老人被推了个仰面朝天,气得痛哭流涕。众邻居都起来相劝,老人双手捂着头,向众人哭诉。玲巧抢过话头说:我玲巧也是饭馍吃大的,我娘家也上有老下有小,还会诬陷你不成?再怎么我也是你的儿媳妇,年轻轻的,你让我以后咋活哩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闹。

  王家老二志宏在海军服役五年,今天刚复员回来,心急火燎,恨不得一步跨进家门。一回家却发现院子里挤满了人,母亲被邻居搀扶着,气得直发抖,嫂子躺在地上,一边哭喊一边打滚,不用问,准是婆媳俩发生了矛盾。娘见儿子回来了,擦了一把眼泪,就去给儿子做饭。玲巧见小叔子突然回来了,也有点不好意思,赶忙从地上爬起来,给志宏打来了洗脸水。志宏刚到家不明原因,哥哥又不在,不好细问。等哥哥回来后,他悄悄问:哥,爸不在了,咱妈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嫂子为了啥事要跟她吵,还惹来那么多邻居?志远摇了摇头:唉,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你回来了就好,过几天咱再唠吧!

  晚上母亲早早就睡下了,志宏就去看望村里的一个本家伯父,想了解一下母亲和嫂子的矛盾。伯父叹了口气说:近几年村里有一股坏风气,年轻人都想过自己的小日子,觉得老人是个拖累,逼着老人分家,动不动就吵吵闹闹。你家也是这种情况。

  咋管?村上根本管不了。就说村西头的振宝家,振宝妈死得早,振宝爹既当爹又当妈,省吃俭用把儿子拉扯大,落了一身病。振宝两口子不但不好好照管老人,反倒说:国家整天都在想方设法为农民减轻负担哩!你咋就不为我们也减减负,还把我们拖累到啥时候去?老人说:你们现在日子好过了,我过去那叫啥日子?把振宝拉扯大多难呀!有一口能吃的都让振宝吃了振宝说:爸,这些话你就别再提了,你养我和我们现在养儿子一样,那叫责任,也叫义务,谈不上功劳,以后就别再表功了,没啥意思!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从大伯家回来,志宏整夜难以入睡。最后他决定联系几个战友,带着母亲到南方去闯天下,一旦事业有成,一定尽最大努力,协助地方政府彻底扭转家乡这种不良风气。谁知母亲却忽然染病,志宏带着母亲多方寻医问药未果,半年后老人就去了。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志宏对兄嫂说:我明天就去南方打工,家里的钱我分文不要,房子、承包地也都归你们,只拜托兄嫂一件事,每年清明节替我在母亲坟前烧几张纸。玲巧心里正愁志宏要分家产哩,听他这么一说,强压住心里的喜悦说:你看这叫啥事?要走也不早说一声,我也好给你准备些吃的、用的呀!

  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在军营里练就的顽强意志,再加上几位战友帮助,志宏很快在深圳站稳了脚跟。十年间他建了一家企业,积累了上千万资产。事业有成后,志宏结了婚,在深圳安了家。但他时刻没有忘记家乡,没有忘记自己心里的愿望。这年秋天,他把公司的业务交代给助手和妻子,孤身一人回了家乡。

  他没有先回村里,而是直接去找县、乡两级有关领导,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和想法。他说:我计划出资十万元,在村组两级设立一项孝顺奖,专门奖励那些真正孝敬老人、瞻养老人的好媳妇和好儿子。奖励由村、组召开村民大会颁发,每年评选一次。我本人不出面,不参与,不到会,这十万元资金由村委会统一管理。至于后续资金来源,我视情况再决定是否继续投入。刘县长考虑了一下说:我认为可以,难得志宏对家乡的一片真情!马乡长点点头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负责让村里指派专人管理,保证做到专款专用。刘县长对志宏说:尊老敬老,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可是现在不孝敬老人,甚至不瞻养老人的现象,已经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在我县各乡镇都不同程度地有所表现,你们尧柏村尤为严重。志宏,你能做到这一步,对我们的工作也是一种鞭策,我要代表县乡两级政府向你表示感谢啊!刘县长紧紧握住了志宏的手,接着说,至于你所说的不出面、不参与,不到会,我尊重你个人的意见,但在最后的颁奖会上,有必要让群众知道这个孝顺奖的发起人和奖金的来源。另外,我们各级财政今后也会拿出一部分资金,再筹集一部分社会资金,抓好养老机构建设和改革。志宏连声说:谢谢!谢谢领导的支持!刘县长忙说:志宏,你致富不忘桑梓,让我们这些当领导的很惭愧啊!

  晚上回家,志宏没有让县里送他的车进村,独自走回了家。一进门嫂子就张罗着要去给他做饭,志宏忙说:下午在县上办事,饭已经吃过了。嫂子就说:你回来咋不把弟妹带上,我们妯娌也好见个面。公司太忙,我回来她就更走不开了。志宏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妻子带给兄嫂和侄儿的礼物,又给了侄儿一千元零用钱。因怕节外生枝,他并没有告诉兄嫂他这次回来的真正原因。第二天他就回了深圳。

  不久,全县展开了孝顺奖的宣传工作。马乡长专门在尧柏村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宣布了评奖的具体要求和奖励办法:孝顺奖每年评选一次,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法,各组先分别推选出一名好媳妇和一名好儿子,奖励五千元;再由全村召开大会从各组推举的人选中评出最后的获奖人,奖励一万元。一时间孝顺奖成了全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玲巧感慨地对志远说:可惜咱家也没个老的,捞不着这一万块了。你妈真是的,死都不会拣个好时候!

  十二月十五日,村小学的操场上搭起了一个临时颁奖台,孝顺奖的最终评选要开始了。还不到开会时间,会场上已站满了人,很多外村外乡的人也闻讯赶来。会场上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县电视台也早已架好了摄像机。

  十点整,大会开始了。首先由乡党委魏书记宣布各组候选人名单,魏书记走到台前高声说:第一组候选人,好媳妇程爱月、好儿子张东林;第二组候选人,好媳妇王腊梅、好儿子李忠太;第三组候选人是张喜年和梁爱珍夫妇,分别获得好儿子和好媳妇提名!会场上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马乡长接着宣布:下面由各组组长分别介绍候选人事迹。台下尧柏村的群众纷纷说:不用介绍了,都是一村人,知根知底的,谁不了解谁家!我们心里都有一杆秤,清楚着哩。主席台上的刘县长点点头说:好,那就按群众意愿办。马乡长一挥手,说:最终评选现在开始!分发选票。尧柏村的村民们拿到了选票,都低头填写起来。

  选举结果很快出来了,张喜年和梁爱珍夫妇以绝对优势,双双当选尧柏村第一届好儿子和好媳妇。全村人都为他们热烈鼓掌。刘县长微笑着问大家:今天咱们这个会开得值不值?值!台下高声回答。今天的选举公正不公正?公正!对当选人大家满意不满意?满意!刘县长接着说:张喜年夫妇的事迹,大家比我更清楚,喜年十八岁那年母亲病故,他父亲续娶了姜素芹,还给喜年带来个痴呆弟弟万年。喜年刚结婚不久,父亲得绝症去世,姜素芹老人因难以承受打击,中风导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喜年夫妻俩毫无怨言,每天端汤喂药、端屎倒尿、洗澡翻身,还要照看傻弟弟。这一侍候就是十七年,十七年老人连褥疮都没有长过,不容易呀!今天,老人和傻弟弟都还健在。喜年夫妻俩的这份孝心,实在太可贵了!刘县长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接着说,今天我就不批评那些不孝敬老人的人了,可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的行为对吗?最后,我要向大家公布:今天颁发的这个孝顺奖,发起人和赞助人,就是咱们尧柏村一组的青年企业家王志宏先生!他因为忙于工作没有到会,但是在这里我要代表县、乡、村各级领导和广大村民,向他表示感谢!

  会场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马乡长大声说:现在,请得奖者上台领奖。可台下却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当选好儿子的张喜年站了起来,可他却没有上台,而是站在人群里说:我讲几句话行吗?当然可以,你说吧。马乡长说。

  我们两口子商量了,这奖金,我们不能要。大家想想,我们孝敬自己的父母,这是晚辈天经地义的责任,反过来却要志宏拿钱奖励我们,我们怎么能接受呢?要说爱心,人家志宏这才叫真爱,叫大爱!我们夫妻俩愿意把全部奖金捐赠给村里的孤寡老人。喜年说得对,我们都不要了,拿人家志宏的钱,我们良心不安!各组的获奖人也都纷纷表态。刘县长说:大家说得好,只要我们真正做到尊老敬老,构建和谐社会,就是对志宏最大的回报。

  我也说两句行吗?志宏的嫂子玲巧忽然站起来说。马乡长微微迟疑了一下说:行,你说吧。

  我跟志远两口子过去对老人不好,觉得老人是个累赘,特别是我自己,常跟老人过不去。但志宏兄弟从来没责备过我,今天在这个会上志宏用实际行动教育了我,使我俩深感羞愧不安。在这儿,我俩向大家保证,今后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后来,乡政府用大家捐献的奖金,把村里的几个贫困、孤寡老人都安排住进了乡敬老院。全县各村、组都相继成立了帮老敬老工作小组,风气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尧柏村成了全县尊老、敬老先进村。至于孝顺奖,只办了那一年,因为获奖人都不愿领取奖金,最后改为只发好儿子、好媳妇和和谐家庭的奖牌。志宏的捐资全部转赠给了县里的敬老事业。

  北宋神宗年间,禹州城出了一件奇闻:县令刘德昌因治理地方成绩显著,本应被升为秘书省校书郎,宋神宗突然颁了一道御旨,说刘德昌必须和他那以行乞为生的跛子哥哥刘德忠对换行当。秘书省校书郎一职由刘德忠去充任,而刘德昌则去当乞丐。

  刘德忠和刘德昌是一对亲兄弟,为何刘德昌当了官,而他的哥哥刘德忠却做了乞丐?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个有趣的故事呢!

  原来,刘家兄弟原本是大家子弟,他们两人从小都很好学,饱读诗书,志向高远。谁知好景不长,他们的父母去世后,兄弟俩年纪轻轻的都不善理财,不久家道就败落了。

  兄弟俩吃了上顿愁下顿,屋内所有值钱的东西被典当一空,日子过得很艰难。这一年,正逢京城大比,兄弟俩都想进京搏一把,苦无盘缠,只好厚着脸皮分头去借。岂料,过去那些跟刘家粘糖儿一般的亲戚朋友,见刘家今非昔比,一个个狗眼看人低,谁也不肯把银两借给这两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兄弟俩奔波了几天,最后都空着两只漏风巴掌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眼看考期一天天逼近了,两个人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个法子来。

  刘德忠提议道:弟弟,依为兄之见,这一次由你去参加京城大考。我去做乞丐,一路跟着你,讨来的钱粮供你沿途使用。待你大考得中,日后你再资助我上京应试,如何?刘德昌一听,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但他却摆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道:哥哥,亏你想出这么个主意来,我怎么能为自己赶考,而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呢?应该我沿路乞讨,供哥哥赶考啊!

  瞧你说的,刘德忠笑道,我们是亲兄弟呀,还分什么彼此?你千万别跟我争了,就这么决定了!

  刘德昌看哥哥做事这么果断,连忙说:哥哥,如果我金榜题名做了官,一定资助哥哥你上京大比。

  这天一早,兄弟俩动身往京城而去。刘德昌一身古缎衣褂,摇着一把折扇,十足一副书生模样。而刘德忠衣着褴褛,一手拿着根打狗棍,一手挽着个要饭篮,怎么看,都像个要饭的世家出身。兄弟俩怕被别人看笑话,两个人一个走在前,一个走在后,中间距离拉得远远的,装作互相不认识的模样。每到一处宿头,刘德忠便预先给弟弟交上住宿、伙食费,也不和弟弟住在一块。最倒霉的是碰上下雨天,弟弟住在旅馆里安安稳稳地睡大觉,哥哥却缩在人家的屋檐下饱受风雨之苦。当乞丐也是要有本事的,那就是怎样防范被狗咬。刘德忠没这能耐,有一次他来到一个大户人家门前,伸手没讨到一点东西,还被人家放出的一条恶狗咬伤了腿。因为没钱医治,那条腿的伤口感染了,又烂又肿,等赶到京城,一条腿已残废了。

  刘德昌参加会试,果然得心应手,名列榜首,不久,又被神宗皇帝钦点为禹州县令。

  刘德昌回到老家禹州,以前那些和刘家断了来往的人,一个个都跑来和他套近乎。有个叫夏林升的大员外,女儿夏翠雯是城里出名的大美人儿,许多人曾想娶她为妻,可夏员外眼眶子高,想攀个有钱有势的人家做个靠山,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把个大姑娘闲置闺中。

  如今,夏员外见刘德昌高中有了出息,便主动到衙门里去替女儿做媒,要把女儿嫁给刘德昌。刘德昌自然求之不得。于是,这桩婚姻便定下来了。谁知这夏家的女儿极是独断专横,虚荣心无人能比,一进刘府,便夺下家中所有财政大权,并给刘德昌立下许多条款,其中有一项就是:不得再和那讨饭的残废哥哥刘德忠来往。夏翠雯说:相公,你哥哥如今是个残废了,照规矩以后是不能参加京城大比的,像他这样一个没用的人,也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继续靠行乞为生。你就是资助他再多的钱,他也不会做生意,有什么用?刘德昌已领教过夫人的厉害,哪敢多嘴?连连点头同意不再资助哥哥!

  有一天半夜,刘德昌找到刘德忠,鼻涕一把泪两行地向哥哥哭诉自己的一番苦衷:哥哥呀,而今我在家中已做不得半点主,还请哥哥原谅!这你可别怪弟弟啊

  刘德忠听了,心中一冷,可转念一想,自己已经落得这个地步,要想有什么作为也难,便道:弟弟,你能有今天这个出息,做哥哥的非常高兴,好歹我们刘家也出了一个人物。哥哥也许天生的乞丐命,又能怨谁?为兄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当个勤政爱民的清官,不要辱没了我们刘家祖宗的脸面!

  刘德昌想不到哥哥会如此通达,真是说不出的感激,他说:哥哥,请你放心,我一定当个好官,决不会令你失望!

  刘德忠从此也不再登弟弟的门,怕他在妻子面前难做人,继续当自己的乞丐。不过,很多人都知道刘德忠是知县大人的哥哥,因此,一些想巴结刘德昌的人,就以施舍为借口,大把地把银两塞给他。刘德忠照收不误,转手再送给那些穷苦人家。刘德忠虽然和弟弟断绝了来往,但在心里一直放心不下,担心他娶了那么一位贪财而又厉害的女人,天长日久会站不稳脚跟,变成一个遭千人唾万人骂的贪官。因此,他走到哪儿,都注意打听老百姓对新任县官有什么意见,又有哪些希望,用一本小册子详细记录下来,然后再托衙役把小册子转交给刘德昌。禹州有几桩曲折离奇的案件,正是通过刘德忠在民间的走动和查访才破获的。

  刘德昌凭着讨饭哥哥的帮忙,把禹州治理得相当出色,也因此政绩卓著。转眼三年过去,刘德昌任职期满,在上司的举荐下,他即将升任为秘书省校书郎。

  刘德昌在官场上春风得意,他突发奇想:自己能有今日,哥哥实在是功不可没,而今我即将到别处任职,何不把哥哥也一同带去?有他走南闯北,广泛搜集信息,何愁我不官运亨通,青云直上?于是,他又找到刘德忠,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刘德忠听弟弟这么一说,心里不免有些伤心起来,心想:弟弟呀弟弟,难道你想叫我做一辈子乞丐吗?

  刘德忠心里这么想,可脸上没有表露出来,他又转过来寻思:不管怎么样,刘德昌毕竟是我的亲弟弟,他的忙我不能不帮,只要他能当个好官,我这个做哥哥的吃点苦也没什么。这样一想,他便点头同意了。

  哪想到,就在他们兄弟俩离开禹州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怪事:一些听说刘德忠即将离开的老百姓,全赶到半道上,苦苦地挽留他不要离开这儿。他们都把他当做敢于向官府直言之士,谁也不想放他走。刘德昌见此情景,脸上可挂不住啦:自己堂堂一县之主,走时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前来欢送,而一个乞丐竟被众多的老百姓拦在半道上,依依不舍,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自己的脸面还往哪儿搁?

  一位微服出巡的钦差大臣见到百姓对一个乞丐竟如此尊重,觉得十分稀奇,便私下探听缘由,这一打探,便把事情的始末都弄明白了。这位钦差回到京城,一五一十把这事儿禀报给了神宗皇帝。

  神宗皇帝听后心中颇为不悦,他心里暗忖道:这个刘德昌也太不像话了,得了势全不念兄弟之情,仍让哥哥讨饭,如此为官,日后哪能不贪?又念及刘德忠的忠厚和怀才不遇,不由得心中一动,提笔一挥,写下一道圣旨,说刘德昌能有今日,全靠其兄帮忙,为了给他一个报答兄长的机会,特命其兄代刘德昌之职赴鄂州府上任。刘德昌当乞丐,替其兄搜集民情,如有功劳,再另行顶缺。

  宋神宗的圣旨下到禹州,把个刘德昌惊得目瞪口呆。他那蛮横夫人想想自己跟着丈夫要做乞丐婆了,寻死觅活,吵个不休。那夏员外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是毫无办法。想想圣命难违,刘德忠也只得领旨赴任而去。

  不久,刘德忠念及兄弟之情,上书宋神宗,陈述他和刘德昌的兄弟之情以及弟弟刘德昌在禹州的清廉政绩。神宗为刘德忠不计前嫌的浩然正气所感动,便又下旨恢复刘德昌禹州县令之职,并责令他好好反省。

  从此,这对兄弟轮流做乞丐又轮流做官的趣闻便在禹州城家喻户晓,一代传一代,教育后人,做人一定要互助互爱。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560.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