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5-01 22:28 的文章

致力于民间文艺研究 她想把父亲的故事搬上荧屏

  透析开始了。林新敏将透析机抱到床头,打开紫外线分钟后,一包无菌液体通过透析机的过滤,顺着“埋在”她身上的塑料管徐徐流进腹腔。

  从去年2月至今,每天4次腹膜透析,已经成为林新敏的生活日常。“我是在和时间赛跑,”她不仅得忍着透析带来的诸多不适,还得背台词,一遍遍熟悉剧情,为电视剧拍摄做准备,“希望把父亲的故事搬上荧屏,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46岁的林新敏从来没当过演员。在被检查出尿毒症前,她先后干过服务员、洗碗工、建筑工人、环卫工,日子过得极艰难。

  她的父亲林宏,曾担任临潼任留街道文化站站长,一生致力于民间文艺研究,出版过多部文艺专著。2000年,林宏去世,有人以林宏为原型,创作了一部10万余字的剧本,邀请林新敏以女儿的身份本色出演。

  “他是一个非常刻苦的人,”在女儿眼中,父亲多年来一直奔波于各个村庄、集镇,搜集当地的民间故事、民歌、民俗和历史典故,“他随身带着煤油灯,风餐露宿,从没停下过创作。”

  林家并不富裕,为了筹集外出的路费,林宏经常扛着粮食到集市去卖掉,起初林新敏对父亲的举动并不理解。

  父亲这种甘于清贫、无私奉献、执着追求理想的精神,影响和感动了林新敏,成为她最珍贵的精神遗产,“我们家三个女儿,我排行老大,父亲对我寄予很大希望,一直教育我,人应该为了某种信念而活。”

  剧本的创作者、临潼三王小学退休语文老师王天良是林宏的生前好友。“他是语言大师,是‘农民诗人’。”昨天,谈起自己的创作初衷,76岁的王天良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民间文学作为一种被边缘化的文艺形态,很少有人关注,正是因为有像林宏这样不计个人得失、甘于“坐冷板凳”的普通文艺工作者去整理、挽救,才得以代代流传。

  王天良写过不少剧本,他认为,林宏对民间文艺的研究、创作始终围绕群众,向群众学习、为群众服务、为群众讴歌,堪称榜样。

  2000年,王天良完成了10万余字的分镜头剧本,林宏在看过剧本后,将其取名为《枫叶经霜》。让人遗憾的是,几个月后,林宏突发脑溢血去世,电视剧拍摄的计划被搁浅。

  朋友去世,王天良忍着悲痛,对剧本进行数次修改完善,并多方筹集资金,促成电视剧的拍摄。2017年,林新敏突然被查出得了尿毒症,电视剧的拍摄计划再次搁浅。

  这是需要终身透析的疾病,除非做肾移植。作为主演之一的林新敏,一边打工,一边治疗,不管走到哪里都将父亲的照片,随身带在身上,“只要看到他的照片,就感觉他没有走,一直都在我身边。”她说,父亲的遗愿,是她心里一根拔不掉的刺,自己虽然不是专业演员,但对于父亲的故事,感受最深刻,理解也最深刻。

  因为经济拮据,在经过了数次住院、手术之后,医生在林新敏的腹部装上了透析管,她开始在家自行腹膜透析。林新敏说,每一次,在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都是父亲给了她力量,“不管病痛多么折磨人,都希望完成父亲的遗愿。”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584.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