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睡前故事 2020-04-22 13:40 的文章

【每晚睡前故事】暖你

  再后来,一个平常的日子,一个身披残甲的士兵站在馄饨铺前。“他们都死了。”士兵说,“他们说你是他们唯一的亲人…这是抚恤金。”

  狐狸试探着嘬了一口,眼睛亮起来了!端着碗就跑了:“借我吃吃,改天还你!”

  过了几天,没来。我心想这是被骗了,第二天早晨起来,看见床头一个碗,碗里一堆蚯蚓。旁边有一个小纸条:

  阳光洒在湖面,不时有鱼儿露头吐着水泡,呈现一片闲适模样。然而少年却曾听说在这安静祥和的微波粼粼下有水鬼出没。

  “怎么? 我们的游泳高手也有怕水的时候啊?”正脱着外衣的几人之一嘲讽地笑道,“真是想不到。”

  “可这里明明写着禁止野浴,你们就没想过原因吗?”少年皱紧了眉头,“你们难道没听说过那个传说吗?”

  “水鬼? 只有胆小鬼才信这些。”那人嗤笑着转头,冲岸上渔船边休息的老叫道,“老头,你在这打鱼打了多少年? 可曾有见过水鬼杀人?”

  “从来没有水鬼杀人这回事,都是瞎传的!”老人被问得一愣,摆手道,“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们别下水去。”

  “听清没? 没有水鬼。”那人耸了耸肩,下了水,却是完全忽略了老人后半句所说的话。其余几人也随他入湖,仅把少年独自留在岸边。

  仅仅数分钟后,湖中突然传来了呼救声。少年抬头看去,几人动作间明显是被东西缠住,无法脱身。少年暗骂了句,也不多想,当即便脱下衣服。

  “孩子,你连这野湖的深浅都不知道,难道不怕和他们一起溺水?”老人伸手拦住少年,劝道,“别把自己搭进去。”

  “我一定得救他们,否则就来不及了。”男孩摇了摇头,“您可能有幸没遇见水鬼,但传说中被那东西缠住,最后都会被生啖活吞,死于水中..我也怕,

  水冰冷的很,少年奋力游到朋友身边,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与此同时,他却感到有什么东西握住他的脚腕,将他拖下水去。

  “水鬼个屁,就是个水草! 还生啖活吞,说得这么恶心,淹死你算了。”老头啐道,“什么事儿都往我身上赖,我当个水鬼容易吗?”

  “怎么又是这个!”少女撅起嘴,将老人说了一半的话打断,“爷爷,这个故事你得讲了有一百多遍了!”

  他双眼望着窗外,呆了一会,又道:“大概在你刚刚出生的那几年吧,有个有些滑稽可爱将军。”老人道,“那时候,有很多国家的人都看不起他,称他为‘不懂打仗的胖子’。可实际上,这个人不但指挥有方,且正是曾经军队里的那名...”

  “嘿,你这小兔崽子,”老人又气又笑,“我能给你讲故事就不错了,你家里人送你我这儿来,你不好好学武,总想着听什么故事。”

  然而还不待老人继续讲下去,城里戒严的哨声便响了起来。少女一边骂着戒严令,一边懊恼自己之前的多嘴,然而事已至此,她也只好和老人好别离开。

  少女不懂城里戒严的意义,老人心中却是通明——早在一周前,敌军便到了城下。

  “只可惜没练出最顶尖的剑术。”老人笑道,面上没有一丝畏惧。他走出城外,绕过守城军,独身一人冲敌军奔去。

  “看那个胖子!”敌军有眼尖的出声叫到,“这群守城的缩头乌龟派他一个人出来,是准备投降了?”

  紧接着,他的身后突然杀声震天。城防军,竟是不顾将军意旨,倾巢而出!为首那稚气未脱的少女越过老人,一刀劈向迎上来的敌军!

  这天他去上班,回家发现失火,好在孩子和他的婴儿床完好无损。真是幸运啊,可能有神明保佑吧,他想。而床边那烧化了半边脸的骑士,他随手扔掉了。

  女孩被吓了一跳,原本前倾的身子不自觉后仰,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后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她又急忙爬起,目光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我是这栋楼的楼神,整栋楼都归我管。”那个声音道,“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不准。”

  “知道几个月前从这跳下去的长发女生吗?”那声音冷哼一声,“她抱着的就是和你现在一样的想法,以为依此就可以解脱了,可结果呢? 自杀的人是上不了天堂的,逼其放弃生命的记忆,会一遍又一遍在其脑海中重放。”

  “你是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死的多丑。”那声音继续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屑,“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啧啧,你难道想像她一样?”

  女孩在脑海中想象了一番类似的场景,打了个冷战。她先是摇摇头,隔了好一会儿,又嗫嚅着开口:“可是我前男友...”

  “果然是因为渣男。”那声音鄙夷道,“你这种笨dan怎么每天总想着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谁的错,就应该谁受着啊!”

  天台上的小石子随风浮起,狠狠飞下楼去,一枚接一枚砸在楼前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身上青年被打的抱头鼠窜,连滚带爬的逃远,连鞋都被吓掉一只。

  本想自杀的女孩噗哧笑出了声。安静思索了几十秒后,她道了谢,转身下楼去了。

  走路声彻底消失后,有一丝啜泣声响起。留着长发的纤细身影浮现出来,赫然便是几个月前放弃自己生命的女孩。

  她本以为事情过去这么久,自己应该释然了,然而真正说出那些痛苦地记忆时,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以后这栋楼就归你管了。”女孩身后,有声音突然笑道,“那边那个长的贼猥琐的,是你前男友吧?”

  女孩诧异地回头,一袭白衣的无常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笑眯眯地捡起一枚石子,狠狠抛了出去。

  她从背后掏出两本册子,册子的封面歪歪扭扭画着骑士乘着战马的背影一一他手中正擎着长枪,向那条巨大的恶龙狂奔而去。

  “你从哪翻出来这些老古董的,什么骑士公主恶龙的,都是小孩子才信的东西。”男人撇了撇嘴,“妈,我都二十五了。现在的社会谁还吃这一套啊,遇到事,谁不躲谁是傻子。”

  “甭管你嘴上多少大道理,在父母眼里你永远都是孩子。”女人哼道,“你还知道自己二十五啊? 也不见你找个女朋友回来”

  女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转过身,把手中的册子扬起:“这几本漫画我扔了?”

  饭菜被端上了桌,本以为自己不会在意的男人坐在饭桌前,脑海中却不断闪过年少时的画面。一顿晚饭被他吃得匆匆忙忙,刚放下筷子,男人就直奔门外,那装着破旧玩具的盒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失魂落魄地向老人道过谢,往家走去。经过街口时,一丝求救声传入他的耳中。他加快步伐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迟疑着停了下来。

  “小子,别多管闲事。”一身酒气的流氓松开了女孩的手腕,手中的弹簧刀出了鞘。男人一声不吭,冲了上去,伴随着弹簧刀刺入身体的声音,他一拳将流氓打倒。

  女孩被友人接走,临行前留下了男人的电话,说要请客答谢。男人笑着与其告别,私下里却疑惑地用手指抚摸着小腹那里本该有一道伤口。

  “这点小伤,算不了么。”骑士一边包扎着伤口,一边冷哼道,“还算他有点良心,知道出来找咱们,否则我才懒得救他。”

  少年仍能记得当时自负的他一脸无所谓冲师傅摆手的那一刻。而现在,他不断后退着,直到后背触到墙壁。

  “不,不要吃我好不好?”少年战战兢兢道,“我..我的心很脏,不..不好吃的..”

  少年想了几秒钟,绝望地发现,除非把他的心掏出来尝尝,否则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证明他那颗心的味道。再想到女妖刚才拦住他去路时的速度,少年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死后的情形。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不放你一马。”女妖轻描淡写道,少年一愣,随即大喜,急忙问女妖放过他的条件。

  最初的十几天,少年真的有去搜寻目标,最终却又都在女妖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放弃。他固然很珍惜自己这条命,却也实在做不出牺牲别人的事情。

  四十余天转眼过去,女妖一路对少年的照顾,几乎要让其忘了女妖曾要吃他的事实,直到他们路过一处酒馆。

  “既然不是你娘子,给我玩玩,应该也不算什么问题吧? ”首领狞笑道,他身后的桌边,有十数山匪站起。

  “活该你挨打,不过嘛..”女妖笑着点了点少年的胸膛,“你蠢了点,但这颗心可一点都不脏。”

  “这样的话,是不是也算夺人心魄了?”女妖巧笑嫣然,蜻蜓点水般吻了下少年的唇。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shuiqiangushi/1534.html

标签云